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转载】张林辉:楫筏儿  

2015-01-27 18:43:53|  分类: 东社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东社老乡《张林辉:楫筏儿》

楫筏儿

张林辉

 

“灰毛驴驴上山,灰毛驴驴下,一辈子也没有坐过好车马,……”这是交城山里流传下来的民歌之一,形象生动地反映了交城山里交通不便的状况。

关帝山木材资源非常丰富,笔直的数丈高的各种成材树木,粗细均匀分布各山沟里,一眼望不到边。尽管这里的木材丰富,可当时(指早年间)交通不便,运输成为一大难题。当时数放木排较为省力,即把砍伐的木材,用绳子和爬钉连起来,做成一排一排,数排连接在一起。发大水时顺流而下,我们这里土话叫“楫筏儿”。关帝山横尖至南堡武元城一百多里,楫筏主要在这一地段进行。那时各村磨房起水处,都留有缺口,在河宽地带,都要进行人工开挖,使河流归纳一处。因为运输木材都靠“楫筏儿”,所以各地均有人员负责挖通河道。

夏秋季到了放木排季节,各村有经验的人,各自组合为一组,背着绳子和爬钉步行到上游起始地,便开始放木排。截岔地区各村都有放木排的师傅及组合的伙计。放木排时人站在木排上,手拿长长一根棍子,负责拨顺木排,不使木排闯上滩头。木排排数多少不等,要看人员多少及技术而定。站在第一排的是技术最好的师傅,相当于“舵手”。头排如闯上滩头,则后排接连而至,势必重迭在一起,所以头排师傅全靠眼疾手快,手拿长棍拨顺木排,差点便会发生事故。最后排的师傅也需技术好的,称为“二舵手”。如前排速度在缓流处慢下来,可后排还在落差大的急流中,此时,前后速度不一,极有可能木排重迭,这须得木排师傅拿长棍子朝后倾斜四五十度,用力扛住,以减轻木排前进的惯性力,从而使速度降下来。中间的木排较为好管理,通常一人负责几排,不过跑前跑后也忙得很。总之来说全班人马须齐心协力,同力合作,才能使得放排顺利。从起始地开始放排到南堡武元城木场,技术好的逢发大水,三四天就能完成一次放排,如不大顺利,途中有重迭现象,十来天甚至半个月才能完成一次放排。

放木排这一行道有两个规矩,途中住店吃饭时,放碗不能重迭在一起,据说碗儿重迭象征木排重迭,他们很讲究这一规矩,把碗儿散乱地放在桌面上。第二个是对说话粗鲁、骂人之类的话不见怪,和长辈在一起也是如此,“你瞎了眼啦!”“你操什么心!”,此类粗话,只发生在木排上,下了木排到达宿营地或目的地时,便会烟消云散,相互都不记恨,和没事一样。总的来说放木排有一个共同点,即上了木排,都是生龙活虎的后生,下了木排便一拐一拐像打了败战之兵。

我小时,曾听母亲给我讲“楫筏儿”的故事,我外公便是此活技术较好的头排师傅,当时母亲还小,外公每次放排回来,母亲总要到武元城迎接,外公也不时给母亲带回一些时新果品之类。

“楫筏儿”这件事经常在我脑海中浮现,至今记忆犹新。

                                   2014年5月

张林辉:楫筏儿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