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转载】马仙:门口纳凉的婆姨们   

2015-12-02 15:39:33|  分类: 马仙诗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东社老乡《马仙:门口纳凉的婆姨们》
门口纳凉的婆姨们

马仙

我十三岁(1957年)东社完小毕业,考入交城中学读书,后又到省城上了大学。在外读书期间,毎逢假期,必回家度假。一来思念父母,二来也想念那些夏季在我家门口纳凉的婆姨们。留恋那些谈天说地的快乐时光,享受乡亲们亲切的乡音。

我家住在东社村东,房屋坐西朝东,是过去买卖家的铺面房,没有院子,紧邻大街。屋子前面有一溜宽宽的矮矮的二级台阶。每当后晌,太阳偏西,房檐遮住了夏日炎炎的阳光,我家门口就形成一片阴凉。四邻八舍的婆姨们便?着手头的针线活,领着不到上学年龄的孩子,坐在我家台阶上纳凉聊天。孩子们则在一起结伴玩耍。常来的有巷子深处山脚下院里的二马则的妈,巷子口院里年生的妈,杨家院里的四婶,我家后面院里的丙寅嫂,在太原工作的王长大的婆姨,郝立业的漂亮爱妻以及他母亲。偶尔,七宝儿的妈妈,石赖儿的妈妈,住在东头院里的解家大妈们,也会来坐坐。来来往往的年轻媳妇有时也会驻足参与。

我妈自然是这儿的主人,她会把台阶和门前打扫得干干净净,在台阶前面的空场子上洒些清水,迎候婆姨们的到来。而我则依偎在母亲身边,静静地听她们说笑,偶尔也会插个嘴。

记得有一次,母亲说起大岩头村一位叫臭小子后生,他是我二姑夫的本家侄子,不到二十岁就娶了媳妇。后生模样长的不错,但人懒,不过日子,一个字,穷。抗美援朝时参军,赴朝鲜作过战,退伍回到大岩头村,彻彻底底变了个人。爱劳动,精干,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接着妈的话头儿,婆姨们你一句我一句,说邻村上下的退伍兵,说烈士,说光荣人家(军属)。还东拉西扯说日本鬼子进驻我们东社村,说鬼子飞机撒传单,扔炸弹。我对家乡东社的认知,也是从她们口中听来的。

有一天下午,我家过去的老邻居玉清大大(东社人称大娘为大大)来到我家门口,我热情地喊了一声:"玉淸大大!",大大说我长高了,辫子长长了,大姑娘了。我很享受这种夸奖。我家的这处房子是1953年买下第二年迁入的。之前我们曾经在戏场院附近井儿巷住过,跟玉清大爷家是近邻,很熟悉。大概在玉清大大记忆中,我始终是个毛丫头呢。

婆姨们的话题很广泛,谁家打架了,谁家生小孩了,今天吃什么饭,供销社来了什么花布,谁家儿子和谁家闺女订婚了,谁家有人生病了……,真是家长里短,海阔天空,无话不谈。

而那些淘气的孩子们则倚在我家门上,把那扇风门摇来摇去。捡起我家的胶泥(胶泥是一种特殊的粘土,用来和煤烧的)块儿,互相"开火"。我有时会烦他们。更让我看不惯的是,这些小孩子,还有个别大人,口渴了,就进我家,端起水缸中的水瓢,舀一瓢水,就着瓢一饮而尽,你看看,多不讲卫生。其实在农村,就是这个习俗,是我这个"洋学生"渐渐看不惯了。

时光流逝,当年在我家门前纳凉的婶子大娘大嫂们逐渐老去。如今我自己也已经是古稀老人了。我四十多年没有回过老家了,但她们当年的音容相貌至今记忆如初。

我怀念她们!

马仙写于2015年12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