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转载】画家董其中与阳湾村(3)  

2015-04-14 12:40:33|  分类: 东社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东社老乡《画家董其中与阳湾村(3)》
三上阳湾

董其中

吕梁山下,有个三百多人口的小山村——交城县西社镇阳湾村。

去年六月下旬,山西电视台为摄制介绍我的创作活动的电视片,去我体验过生活的阳湾拍片,我应邀前往。这是我第三次上阳湾村了。

我们一行在黄河边完成拍摄任务之后,第二天就去了阳湾。车到文峪河水库向左拐,爬上盘山公路。一路上,只见一队队筑路民工正在开山取石,运土填沟,对公路进行拓宽加固。昔日的羊肠小道,如今变成了一条宽阔的公路。这条路坡度很大,我们的车子加大马力直开了上去,停在一个场院里。那儿还停放着一辆新型的灰色大卡车,有两位干部模样的人站在旁边,像是在等候什么人。一问,才知道其中一位是阳湾村的马副村长。他得知我们的来意后,便立即协助我们进行工作。我们首先来到当年我作画的地方——胜利桥。面对此地,我惊呆了:这里完全变了!变得满目疮痍、一片荒芜。经老马同志介绍,才知是为建设新村,将旧村拆迁了。于是,我们立即去参观新村。

新村建设在原村子东南一块平地上,有住房三百间,百分之九十的村民已住进新房。看到这新村新房,我即兴作了一幅速写,摄影师也忙着将此景拍入了镜头。

吃午饭的时间到了,马副村长把我们带到了公路边的一个饭馆。饭馆是邻村办的,能容纳三十多人就餐,还有电冰箱、电风扇等设备。四周叠放着一箱箱的太原啤酒。服务员从电冰箱从取出了冻鱼和肉食,为我们烹调午餐。大家在这山里能吃到这样的美餐,感触很多,更使我想起了我们前两次来阳湾的情景。

我第一次上阳湾,是在一九六二年的深秋。当时我在山西大学任教,带领几名学生来此进行艺术实践,住在和阳湾不过一华里的西社镇。那时候,我国正处在三年暂时困难时期,公社考虑到群众生活困难,没有给我们吃派饭,专门雇了一位老师傅为我们做饭。每餐吃的基本上是“沙粥”,饭量大一点的同学感到吃不饱,每人出外写生时,都拣回一些残留在地上的枣儿,掺和在“沙粥”中吃。

深秋的交城山里,景色是迷人的。场院上堆晒着金灿灿的玉米,屋顶上晾晒着大红枣儿,待收的高粱象点燃着的火把,坡梁上那酸枣树上的小枣儿,象撒落的红珍珠,在黄褐色的山野里显得格外好看。

我们在大自然中寻觅、求索,在生活中体验发掘。

一天,我们来到阳湾。村东头离公路大约二百多米,翻过公路便是著名的文峪河,河水静静地流淌,流向文峪河水库,浇灌着交城和文水两县平川的万顷良田。村西头是一架高耸的大山,轮廓起伏很大,象是浓浓的一笔花青抹下的,那样饱满而富有韵味。村南面是一片坡地,坡沿上长着一颗颗的枣树。阳湾村坐北向南,像是挂在北坡上一座四、五层的楼房。人要是站在村顶上俯视,整个阳湾村尽收眼底;毛驴驮着刚收下的庄稼在山道上奔走,驴蹄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答答声;妇女们在房院里剥玉米、晒玉米;放羊娃伴着羊群唱着山歌;娃娃们在狭窄的坡沿上来回地追逐嬉戏。这喧闹而有趣的生活,不就是一幅山村风俗画吗?我们来到这个小山村,象是个大发现。我就是根据当时的这种生活感受,创作出了《山村秋景》、《打酸枣的孩子》等木刻作品。

想不到,《山村秋景》发表后,引起了省内外一些画家的兴趣,有的问我:这么好看的地方在哪里?有的还专门去找这个地方。难怪去年马副村长对我说:我们这里领导没有来过,画家倒来了不少。

一九七九年的初秋,我第二次上阳湾。因为是路过,赶上在薄暮时分去阳湾看了一眼。在去阳湾的路上,我心里充满了幻想。十五年过去了,阳湾一定变样了吧。到了阳湾,我仍然通过那“胜利桥”,仍然站在我原先作画的地方,拿起笔,面对着阳湾作画,但不知怎么的,画兴不大,因为阳湾依然是那个旧样子。

历史和现实在我脑子里留下何等鲜明的对比。

几声汽车的喇叭声,把我从回忆中唤醒过来。

我上了车,问同车的老马同志:“这里还有毛驴吗?”“没有”。老马回答很干脆,我却半信半疑,那“灰毛驴驴上山,灰毛驴驴下山”的时代,果然一去不复返了!他说,现在阳湾个人购置的各种汽车有十辆,平均三十人一辆。老马同志原先是会计,他又用许多数字向我说明近几年来阳湾发生的变化:人均收入由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的二百八十元增加到一九八四年的四百五十元。一九八三年建了一座年产一千万块砖的砖厂……

汽车转眼到了西社镇。我站在山脚下,仰望那四周的大山,山的气势,山的结构,使我仿佛置身于江南的山谷之中。随后我们越过一段鹅卵石河滩,到了文峪河边,我们边擦洗身子边说笑。年轻一点的同志扑通扑通跳进河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个冷水浴,洗去了满身的泥土,也洗去了几天的疲劳。

交城的山是美的,交城的水是美的。山里人如今的生活也比这山水更美。西社镇一带,原属晋绥边区,这里的人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作出了伟大的贡献。解放后,他们又在党的领导下,艰苦奋斗,创造出伟大的业绩。多么值得歌颂的英雄的人民,多么值得赞美的新的生活!

说来也巧,我三次上阳湾是在我国三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自然每次的感受也很不同。阳湾这三十多年来走过的曲折道路和发生的巨大变化,是我们国家在这期间的一个历史缩影。阳湾人民曾以“胜利桥” 来表达他们向往美好前程的愿望,然而,这种愿望开始成为现实却是近几年的事情。

阳湾正以日新月异的雄姿前进。又一年不见了,阳湾,你还在变么?

(原载1986年10月4日《山西日报》第四版)

下图:刊登《三上阳湾》的山西日报
画家董其中与阳湾村(3)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