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引用 解光启说武元城沧桑(六)   

2015-10-03 06:53:45|  分类: 东社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文峪河的木排筏运

文峪河筏运木材都集中在夏、秋雨季进行。这段时间里水量充沛,是放筏的最好时段。如果途中突然遇到暴雨,大河猛涨的时候,筏运也就不干了。水太大、太猛了,也不好掌握。所以,中途遇到这种情况,赶快就得靠岸停下来,等水稳定了以后,咱们再干。

放筏有个忌讳,是怕“叠排“。因为它一排一排地编起来,前后撵的,就和火车皮一样,一家撵一家。编上的筏子最怕”叠排“。前面的伐子拖上后面的走,这不怕;假如前面走得慢,后面多少快点,涌得急,一下把排子顶起来,这就戳天拐,怕人了。到时候水涌住了,人就没办法掌握这东西。就怕”人“字一样的顶起来,顶起来也不能一直顶的,完了再翻倒、跌倒,这就闹下麻烦了,这就出了大事故了。这就要有很高的技术性。

“筏头“是放筏时在前面引路的,有的叫”点杆“,是掌握前面的人,引道的,这也有很大的关系。是筏的尾巴,最后一排上,掌握前进速度的,后面拖的两根长杆子,就和平车下坡时磨杆一样的东西。有时候速度太快了、太急了,他们就得赶紧扛起来,肩膀扛起,让后尾巴拖到河槽里,就能让走得慢些,这就能保住筏子避免”叠排“的这种情况发生。所以头头尾尾的人是很重要的,中间两面的人用杆子顶住岸,两面子不要让碰了,顺上河水,能保持在河槽中间漂流就对了。中间的人稍微比前面后面的人又次要点。

(编辑导语)木排筏运是一种从春秋战国时代就传承下来的古老职业,这种职业惊险高危、生死无常,但从业者却前仆后继。但凡有大江长河之地,放排人身影便川流不息。到1997年,这一行当才宣告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惊涛骇浪里的生死时速,性命相搏间的苦乐欢愁,洒落下一段血与泪的沧桑记忆,镌刻下一曲与命运抗争的激流悲歌!

筏运的木料一般都是大件多,就是电线杆、架杆、梁檩、柁子这一类的大材料。前面的小,前面的又细。比如说手编,一排编起来,前面要细点的材料,先弄一排子,一排子十根八根编在一起,要用细的、小的,比如椽子,椽子的前面要劈开一个像斧头一样的形状,里面做成一个薄板板,薄板板中间穿上长方形的“窟子”,窟子里横穿上东西,穿上一个细杆子,穿成一排排,就和咱们的排笔的样子一样。前面的一部分就拿一根硬杆子把它编成一排子,到了半腰上的杆子再钉“落瓦锥”,就是铁环子,钉上一排子,再拿山里的藤条、荆条子,相当硬,大概有多么粗?比铁锹把要细一点,又比指头粗,像荆条一样,老长老长的木头,砸扁了,砸得软了,能顶钢筋来用,相当坚固。把那东西穿的大“落瓦锥”的环子里,就把后排的也都编的一块儿,就闹成一疙瘩了。完了,这是一组,第一排。同样在后面的是第二排,再后面的是第三排、第四排,都是这个办法。可是木材是逐步地加粗、加大、加宽,整个大队形说法是前面细一点,锥(梯)形的,前面尖尖的,后面是越来越宽、越来越粗的大料。十几排子、几十米的队伍,就这样,一排子在水里往下漂。跑一次,一般运这一排子有几十方木料。一道一道编得很结实,有的前后再连接,这就要用粗麻绳,用绳子前后还要再连接起来。一字长蛇呀。一回一组木筏可以运输一丈到两丈长的椽檩材,就是檩柱材,一至两丈的,三四米到五六米的椽子、梁子、电线杆,一回能拉五六百根,规模是可观的。

(编辑导语)

浩荡江流走木排,

青山夹岸绿迎来。

炊烟升起知鱼味,

夜幕暗合樽酒开。

浪里常行非坦道,

险滩屡闯不徘徊。

男儿流血总澎湃,

摆掉掌筏吁壮哉。

放木排看起来很豪迈,但大自然的残酷无情却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个中的艰辛困苦、精神上的寂寞孤单,只有筏排人自己知道。

筏木领头的是由高手来“掌舵”,掌握方向,就是“点杆”的。船尾压杆的一般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掌握压杆就像咱们说的平车的磨杆一样,后面插的河槽里,平时走得慢,不用的时候就按下去,按下去,磨杆就抬起来,漂的水面上,跟上走。需要减速的时候,这两个人手疾眼快马上就得扛住,控制速度,不敢让快了。前面说过的,只能前面的拖上后面的走,不敢让后面的催上前面的走。咱们这里的筏运和电视上,漓江上水宽、水流稳的地方,平稳漂流的情况不一样。咱们这里河槽窄、水流急、落差大,都和年轻力壮、手疾眼快,经验相当丰富的人来干这一行。

一般放一排筏,十几个人为一个队,从上面下来送到南堡、曲里来,或者送到峪口来。一般要半个来月,十几天跑一趟,就送下去了。最紧张的一段,就是鸡肋沟到野则河的一段。这一段河道,咱们都知道,最窄,水还是急、落差也大,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这一段拐弯调角也多。放筏的工人,最头疼的就是这一段,来了这一段特别紧张,一点也不敢含糊。过了米家庄以后又好些,河道稍微又宽些,水流也缓了。木筏在水道儿上,如果是好段段,还能捎客人。边坊村里、山上的人们要往下走,下平川,婆姨、娃娃们,能拿些东西的,都能用筏儿捎上。坐的筏上,就能到西社、东社,一直能下到南堡、曲里、峪口,十里、二十里也能捎足足,因为这一段段没有什么激流险滩,这也是捎足足的事。

筏排的工人是个技术性很强、体力消耗很大的工作,危险性也很大。习惯说的,养小不养老。大多是三四十岁的,五六十岁的就危险了,干这就很吃力。这都是青壮年人干的活计。长期在水里泡的,腿都要出毛病,关节炎、静脉曲张、腰疼、腿疼的毛病都很多见。上年纪、中年以后就要出这个问题了。

(编辑导语)尽管放排人很能吃苦,个个身体健壮,水性极佳,但面对河水水流的变幻莫测,木排常常会出现搁浅、散排等情况,不少放排人都因此丧命。放木排不仅危险而且辛苦,夏天光着膀子,汗流不止,常年跟河水打交道,不少放排人都患上了风湿病。

交城县政协的《文史资料》在1985年的总第3期上,登载过一篇文章,由胡增博先生写的《交城山区人民用木筏运输木材的情况》,很具体地记载了当时他的所见所闻,关于用木筏运输木材的情况。老胡是曲里村人,1937年生,他对截岔、武元城、水泉滩一直到北峪口的环境十分熟悉,对文峪河筏运木材的情形是亲闻、亲见、亲历来的,他也听到过很多父辈们、老人们的讲述。还有退休老干部阎佩瑄同志,他是截岔沙沟人,他是1934年生的,他的舅舅就是放筏的放筏工,他们都坐过“筏排”,就是捎足足、走道儿。从这个村去那个村,往下走,一般都能捎足足坐一截截,三里、五里、十里、八里,都能坐一段筏。再一个就是杨致富老同志主编的《寨则村志》。这是今年才出版的,也具体地记载了筏木工人的情况,很有价值,记载了他们寨则村的情况。老杨就是寨则村的人,记载的他们寨则村有两支放筏的队伍,一个队都是八至十五个人,有时候多,有时候少,看水量的情况来决定的,这篇文章很具体。人员的安排上,筏上的分工安排上,点筏的人要站在头排上,看准水路,准确引路,这个人必须要胆大心细、机敏勇敢。“贴二排”的要紧密配合,要跟头排的,摆顺二排、三排,不能让头排顶到前面。有时候涌得太厉害了,前面的办不迭,有跌塄、滴水堰、山崖,河滩突然有个大石头,让碰住,这就了不得,所以和二排、三排都要密切的配合,躲避开硬的滴水堰的跌塄子,和小瀑布一亲友,噗通一下栽下去,这些情况都得躲避。该绕弯弯,外圈圈绕开硬跌塄子的地方;也不能让上了浅滩、搁浅了,木排擦住地,不能走了,这也不行,这都要注意的。“码尾”的人按水流的缓急,掌握速度,看准,必须是前面的拖上后面的走,不敢让后而把排子涌上前面的走,这就要出事,就怕出现“叠排“。

(编辑导语)放木排不能随便放,要视水势而定,水大水小均不能放,只有到水涨到岸边长草的地方,者是放排的最佳时期。木料运量安排,放筏人数多少,则要看河水大小决定。河大则木多人多。一队筏如果是10人,可打20排筏,最多16人,最大是32排。前排料小,一般是椽子,六七尺宽,二排是柱材,檩材在中间,依次是电杆、柁梁大材,宽达八九尺。

中间高哨处稳定的时候还要绑扎个高架架,上面能放些东西,放衣裳和带的干粮,放的架架上绑扎起来,放的高哨处,水也溅不湿了。

这些工人很辛苦,一天在水里泡着,腿肚抽筋、静脉曲张、腰疼、腿疼这是常见的病。一天冲恶浪、斗漩涡、闯险滩,过滴水堰、磕磕碰碰,胳膊腿皮肉受伤的事情是家常便饭。伤痛是经常的事情。受了伤,常在水里泡着,伤口容易感染。他们的生活,要是冷的时候,非得喝上两口酒,好像能增加点抗力。这些人一般一天两顿饭,因为时间上不允许,一到吃饭的时候,他们都得靠岸,很麻烦。到了一个大站上,就靠边停下来,这才能吃饭。

一般的出发地点是在横尖下油坊有个木场,这个河滩叫下油坊。没有具体看过下油坊在横尖那里,可能咱们前面说过的,偏梁也有一个地点,那可能也是一个出发的地点。因为编排筏,也得大大片地方摆放,也得占一片地方,得堆放下木料,再编排摆放,一字长蛇阵也得有个宽阔的地形。交货的地点,后期的人就不在南堡、武元城了,就都移到北峪口了,能再多走一段段,这一段长度有80公里。

他们是四五天一趟,这个说法和咱们了解的“十来天一趟“的说法可能有区别。老杨的这一个比咱们调查的可能更准确,四五天一趟,可能最最快的速度。咱们了解的是十天、半月一趟。这可能有出入,差别不能这么大。每运一趟,一般的木材运量运到三至四十立方。放一组筏,工人的报酬,跑一回,每个人能挣一匹白洋布,这是折合布,要是折合现洋,好些能折五个现洋,最多的能赚八、九、十个,这就要看买卖做得好赖,最少也能挣五个现洋,工资也算可以。因为风险太大,所以工资也不低,最少的五个现洋,最高的能挣九、十块银元。

寨则村还有具体记载,有几个点头、筏头的师傅是刘二则、徐玉儿和游狗子;码尾上的把式是游九元、徐伦只和刘有林;中间的人又稍微多些,用的人也多,徐六儿、游海魁、任元儿、任甫元、杨福生、游春牛、海林、张天福,这些人。

这一段把筏运木材编排、运输的情况,概念性质地给大家做了一个介绍。下面的再一节,咱们将讲一讲“武元城和赵吉士“。他是交城知县,他在交城当知县期间,在对待武元城的问题上,他做了一些工作,动了一些脑筋。咱们再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给大家介绍一下。

 

摘自《交城人说交城事》

交城县广播电视台栏目丛书 

 2015年8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