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引用 解光启说武元城沧桑(九)   

2015-10-03 06:55:27|  分类: 东社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光启说武元城沧桑(九)

九、    武元城复立厂交易

赵吉士他答辩说,山木储积,放在那儿有没有人偷盗?放在文水的地方不行,总得有一个地方集中。交城的木材拉的底下卖的,上面肯定没人去。拉的那儿有没有人守的。在人家的地盘上,咋地管理?(卖不了)这还得再拉回来。木材不是和小东西一样,拉上的赶集,拉出的、拉回来。木材是大东西,没有人守不行。没地方,总得有个场地集中一处,得保存了。整个把交城这一行,说是自由了,实际交城是“叠拍”了,不能干了,实际完全成了文水的,沿河又没有一定的地方,沿河变卖,又没有一定的时间,卖者和买者“两不可必也”。这是不能固定的,买的地点和买的时间。“卖木之民,撑木出山”,数百里出来。“贩木之民”拿的钱,入境,来了地方上,也是数十百里赶来等交易的,做一回总得把买卖做成。如果这样木场一废,交易在交城的地皮上就绝啦,没买卖了。很简单。至于税课的六两,每年上缴布政使的六两税银子,对朝廷来说不过仓之一粟,很小的一个米颗颗、小数数。“牙行吏役,日久弊生”。日子久了,牙行难免从中捣鬼,分外抽取。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自今免了其纳税,税名不立,免了。私牙蠹役,乘机出现,有了他们施展的机会。“谅已无自而剥民”。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总算是软磨硬泡,把达尔布说服了。达尔布最后说,说不过你,咱们恢复吧。同意恢复水泉滩木厂。

(编辑导语)武元城木厂的废止不仅给交城山老百姓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也使交城的经济利益受到了侵害。赵吉士上任之初便访民情,探民意,立志要“为民谋衣食”“苏山中之困”。经过一番努力,他终于说服了山西布政使达尔布,撤回原命,恢复武元城木厂。

那么,这位布政使为什么能够被赵吉士轻易说服,他们二人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达尔布这个人是个比较有头脑、开明的人。当然,当那么大的官,得有一定的水准。他号良辅,是进士出身,他是个旗人,满族人。康熙七年正月,他以吏部考功司郎中补授的山西布政使,当了山西布政使。他和赵吉士同时都在北京接受任命的。赵吉士和他可能有一点关系吧,也可能原先就认识了,至少在北京就认识了。后来达尔布又升了山西巡抚,他和赵吉士的关系也很多,也很支持赵吉士的主张、认识、工作,对赵吉士的各项主张基本是支持的,特别是在“平寇”这个大动作当中,他是支持的。他知道赵吉士“人才可用”,“委信责成”,相信他、依靠他,认为赵吉士可以担责。赵吉士在交城当了五年半的县官,后来提升到北京去当官,这也是由达尔布推荐的,必须有省里巡抚的推荐。有这样上下的支持,对赵吉士在下面工作比较得心应手了,比较顺利了。

然而出乎赵吉士意料的,出乎人们意料的是,赵吉士前脚出了布政使的衙门,达尔布办公的地方,马上就传来消息,文水家、北峪口的80多人个“集体上访”。知道赵吉士去太原办这件事来了,信息够灵通的,都是“歃(shà)血敛   金”,咬破指头,按上血印,定下决心,反正要告状的,筹上钱,八十多人跑的太原,击鼓伸冤。“击鼓控矣”,击鼓喊冤,很严重。可能南堡村写了状子给赵吉士,来城里活动,上来下的非得走峪口,大概把信息泄露了,峪口家后脚就跑来了,跑的省里上访。

(编辑导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山西巡抚恢复武元城木厂的指令尚未颁布,交城人还在暗自窃喜之时,文水县民伸冤的鼓声便又敲到了省府。他们是不会坐等木厂轻易失守,眼看着肥肉落入他人之口的。那交城人会作何反应?面对文水人强横无理,赵吉士又会以何应对呢?

赵吉士一听这消息,跟前的人都吃了一惊。这还了得,好不容易刚说服人家,这一下这事情又砸锅啦。赵吉士大怒,他说:“我刚刚说服上台,说服了布政使达尔布,上台还正为他们这伙人如何如何,他们为非作歹,正生他们的气。他们真胆大,正准备发牌子下去捉拿他们的。”实际这里面不一定是真的,有水分。他付出这话:“这一伙人,我的状已经告准,上台知道他们在底下为非作歹,准备发牌子,下通缉令下去捉拿他们。他们自己找上门来了。马上登记这些人的名字,把这些人都了解了。”打发上他手下的人去衙门大堂门前,把这些人的名字一调查,如何如何。去了一阵阵,派上调查的人回来告:“不用了。我刚去了,把你刚才讲的情况一说。说你和大老爷告准状了,准备如何如何。把消息给他们一说,哈哈,都跑啦。”“鸟兽散”,一听说都害怕了,他们不敢告了,都跑了。这是二月份的事情。

三月份,布政司“如议”,正式下文,下了通知,在西山水泉滩贴出布告,恢复南堡村木厂交易。“山民欢呼“。消息传开发后,整个交城县是很大的轰动,特别是对截岔交城山区的,吃南堡、曲里这块饭的人,都高兴坏了。”商贩复至“。不一个月,南堡村逃跑的,流亡的,没活了的这些人,几百家人家都返回了。原来剩下一百多口人,三、二十家人,这一下回来几百家。人们都有了安居乐业的生活环境,山口一带与”西山寇“相通者也就逐渐地少了。

(编辑导语)水泉滩武元城木厂复立,交城山民欢呼雀跃。同时,对于赵吉士而言,这时也是他要进入尚在“西山寇“掌控之下的交城山的必经之地。所以,此举对赵县令而言,可谓一举两得。

接下来的是水泉滩木厂占用土地的问题。

荒废了多少年,大概土地也没有啦,土地都变成私人的。土地卖给了交城平川的两个退休官员、财主人家。赵吉士委托南方来的阎尔梅,阎古古,古古山人,写过一封信,从中给咱们调停一下,传一下话,向交城的这两位退休官员,表达咱们的意思:土地不敢要价太高了,咱们买下做木厂。开木厂总得有一块地。县里出资,买这块地方作为木厂集体的地方。钱也不多,要价要得不能高了。这个意思吧。

这两段地多年废弃不种,不好种,大概也是河滩的地,收成不好,土层薄,还是甚关系。这两块地是武黄门、张赣榆二公的产业,一看是交城有名的人物,不敢过问。

(编辑导语)水泉滩武元城木厂恢复后,面临的第一个棘手问题就是占地问题。于是,就牵涉到了武黄门、张赣榆二公的产业。那么,武、张两位土地主人究竟是怎样两位人物?为这件购买土地的事情,赵吉士与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武黄门是西汾阳的人,姓武,没有记载这个人的名字,“黄门”是他担任过官衔的职务,也是一个别称。黄门,黄门在清代,尤其指的宦官。这个人很有钱,后来这个人回家在西汾阳修“惠众寺”,出了很大的力,出了不少钱。

惠众寺就是后面说的“汾阳晚照”照的个庙儿。周围的日头都落了,就留下一片,庙儿上日头还照的,这就是交城的一景“汾阳晚照”。这个地方实际是从西山里有一个山旮旯里,正好照过来,比其它地方太出落山稍晚一步,这个地方叫“汾阳晚照”。

庙儿修起来了,已经有了戏台,有了大殿,大概山门围墙没有修。康熙十二年二月份,赵吉士下乡的时候“劝农阅武”。那时候也是下乡工作,宣传《六谕》。这是当时朝廷公布的乡规民约。宣传《六谕》的时候,去了西汾阳,正赶上唱戏、过节,武黄门出面招待赵吉士县太爷在他家吃饭。

赵吉士写的(文章里)说,庙、殿都盖起了,大概没围墙,车马过来过去的院里转过来转过去,不大好看,有失观瞻。还没有建钟鼓楼,恐怕山门、围墙都没有,山门也危险。庙儿里有个和尚叫“寂福”,看见父母官来了,请赵吉士县官写上一篇《募修楼墙疏》。就是写上一个化布施的“帖帖”,化布施修钟鼓楼、修围墙,把庙儿完成了。赵吉士就答应给他写一个布施。

这就是武黄门的情况。他在西汾阳是一个有地位、在名望的人物。赵吉士在他家吃饭,给庙里面写了个布施,这就是赵吉士和武黄门的来往。

第二个人就是张赣榆,实际他的名字叫张奇英。他是交城县道德坊人,西南街这块的。道德坊当时是进了西门路南,进了南门是路西,这个拐角里,这一块原来叫道德坊。张奇英就是这一片的人。他是退休的官员,字君颖,恩贡生的出身。他曾经在江南的赣榆(江苏连云港有个赣榆县),他在那地方当过知县,后来休致,退休了。这是康熙八年的事情。

康熙十年,赵吉士带人马到西山平了寇。交城有头面人物,有武攀龙、李之奇、申铉这些人,组成了一个“战地慰问团”,到惠家庄杀猪宰羊,慰问征战的部队。这个队伍里面就有张奇英。那时候的条件,骑马、坐轿。那么远的路,到了惠家庄也很辛苦。

这是这两个人的情况。

他们在南堡有两块地,赵吉士早就想买。在早一年冬天,康熙七年,早一年的冬天,赵吉士就有这想法:你们把那两块地卖了吧?想征用这两个人的土地。这两个人的回答是“明年春天再说吧。好像是推了一步。看来把南堡村的木厂一恢复,土地升值了,总是奇货可居吧,总是想抬抬价。木厂恢复了,地价肯定要飙升。

 

摘自《交城人说交城事》

交城县广播电视台栏目丛书 

 2015年8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