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转载】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  

2016-11-27 21:20:52|  分类: 东社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

(三)

吕保国


四、 商业重镇

不知道从哪个朝代开始,在开栅到中西川、西冶川的官道(公路)东社村东入口处南侧(现东社小学东,郝利生二层住宅处),立着一座砖砌掩壁,上写“东社镇”三个大字,直到1958年新修戏台时拆除。在交城县古洞道西坡村交城山抗日革命纪念馆展出的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的地图上也标着大大的“东社镇”, 那时还使用繁体字,地名采用从右至左横书方式,估计是民国期间的版本吧(图1-19)。

查字典:镇,最初的名词定义并不是现在的行政区划单位乡镇,而是指较大的集市或军事上重要的地方等。

东社古镇像一座镇守交城山的门阙,位于吕梁山区与晋中盆地的衔接处,1959年新建文峪河水库以前的漫长岁月里,一直是交城山区的官道必经地和交通枢纽,从开栅沿文峪河谷经北峪口、崖底、武元城、曲里村抵达东社古镇,西冶川和中西川两条交通要道在镇西北油糕铺处分支,北至古交、娄烦、岚县等,西至关帝山、离石、方山、陕西,相当于现在西社镇的交通地位或更高,交通区位优越。

解放前,交城山区道路难行,交通不便。关帝山木材完全依靠水运,逢秋季水涨季节“放筏”,顺流而下,运木材于武元城木场,而后向晋中平川扩散。到方山、离石、古交、娄烦的的主要道路沿中西川、西冶川谷地而筑,石多土少,坎坷不平,晴行雨阻(直至1958年10月开栅至横尖公路开通,1967年古交至吴城公路竣工),运输货物主要靠人背、肩挑、畜驮、木制独轮车(圪冏冏)等。

东社正处于晋中平川与山区的交界处,距离民国十一年(1922)开通的太军公路(开栅)仅有10公里,且有西冶铁矿、水峪贯、古洞道煤矿、西社、沙沟煤矿等矿业生产设施需途经古镇,武元城木场水旱码头就在镇东,且川面宽阔,漫滩平坦,交通条件较好,货物运输工具主要靠铁足大车、胶轮大车等(1950年后胶轮马车与自行车大量增加,1958年后,汽车和各种机动车辆才开始长进),而从东社开始,就要使用驼运骡驭、人背肩挑、翻山越岭了。这样东社便成为平川和山区、交通相对便利和道路狭窄难行的分界处,也就意味着从晋中平川运来的物资和山区下来的货物要在这儿中转交换,性质和武元城木厂、临县碛口水旱码头相似,古镇遂成为各种货物的集散地。

加之,清末和民国期间,资本主义萌芽,山西近代民族工业兴起,煤炭、机械、冶炼、纺织、电力、食品、造纸、医药、交通运输等方面得到了发展,手工制造向大机器生产过渡,轻工业产品如服装、布匹、绸缎、皮毛、印染、面粉、火柴、煤油、香烟、纸张、肥皂等日常生活用品大量出现,同时金融业和商业贸易活动日益增强,东社古镇的繁荣正处在这一时期。社会从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向现代商品经济社会过渡,

从原来的手工业品和农副产品的简单交换向大机械为动力的制造加工产品和本地农副产品的交换过渡,工业革命影响到了人们的衣食住行用等方方面面, 这为东社的商业崛起和兴旺提供了必要条件。

而使东社古镇成为商业重镇的根本原因是这里的水利、农业和水磨房了。截岔地区位于主流中西河和支流西冶河交汇之处,而后文峪河经武元城、北峪口出山,浩浩荡荡奔向晋中平原,水力资源十分丰富。从古至今,凭借得天独厚的灌溉条件和盆地肥沃的土地及气候,这里的农作物一年两季,旱涝保收,大量种植小麦和谷子等,是交城县重要的粮食产地(图1-20)。还是得益于当地水力优势,推得水轮磨盘不分昼夜地飞转。从清代早期到民国期间,截岔地区的水力磨房星罗棋布,文峪河两岸磨房林立,作为巨大的粮油、香料加工基地,常年叮哐作响,主要为祁县、太谷、平遥、文水、交城等晋中平川的晋商服务,成为晋中盆地重要的粮食加工基地(图1-21)。

水磨的大规模发展,在当时有划时代的意义,水磨加工业奠定了东社古镇的商业基础,注定了古镇几百年商业重镇的地位。民国时,从开栅进口,崖底、武元城、曲里、东社、大岩头、西社、沙沟、阳湾、横岭、米家庄、野则河等村村都有三、四座水磨,有的村甚至有七、八座,在11.5平方公里的截岔盆地、18公里长的河谷中拥有大大小小的40-50座磨房,形成了最壮观的水磨房群,当时的繁荣景象可见一斑。清末民国期间,尽管太原、平遥等地有了机器加工面粉业(太原晋华面粉公司、平遥晋生面粉公司等),但因水磨比机器面粉加工成本低、比畜力拉磨产量高而称霸市场几十年。

依靠水磨粮油加工业的带动,东社镇有了五大支柱粮店,形成了粮油批发和零售市场,同时有了其配套的商业、服务业等,加之吸引力、辐射力增强,晋商资本的流入,外村商家的填充,成就了民国时期东社古镇的辉煌历史,成为交城四大名镇之一(还有交山镇即城关、古交镇、双龙镇),闻名遐迩,至今老人们还在津津乐道、极力炫耀,脸上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那时远至方山、娄烦、静乐、岚县和平川交城、文水、祁县、平遥、太谷的客商云集东社,吞吐大量粮食、麻油、牲畜、中药材等农牧产品和布匹、绸缎、皮革、煤油、火柴、香烟、纸张等工业日用品。古镇逢双日赶集,这在交城各镇甚至交城县城都是少见的。

那时东社古镇车水马龙,商贾云集,买卖兴隆,物阜民熙。村中街上,客商比肩接踵,店铺鳞次栉比。商业街两旁拥有大小店铺商号、作坊60余家,有以永茂盛、公聚成、吉义恒,裕泰义、复聚源为首的粮店十几家,聚祥永和富兴恒当铺两家,有磨房、油房、骆驼店、车马店、绸缎店、麻油店、染房、旅店、饭店、杀坊、饼只铺、杂货店、中药铺、理发铺、鞍架皮条铺、钉鞋铺、银行、警卡、税卡等。大街上,算命打卦、耍猴卖艺等活动应有尽有;庙宇中,烧香拜佛、祈求平安、许愿还花的人川流不息;正月时节,商家初六开门,正月十五闹社社,秧歌、铁棍、撬棍、旱船、高跷穿街而过,慰问各业;东头、西头戏场院里熙熙攘攘,红红火火;商家和村民各户,喜笑颜开,招待东家、相与和亲戚朋友,忙得不可开交;每日关帝庙、东、西观音堂、狐神庙的晨钟暮鼓不断,河滩里水磨房的打箩声叮哐作响。每天从东头至西头,石坡至油糕铺,驼队马帮络绎不绝,响铃声声,此起彼伏,充满了生机和活力,一派繁荣昌盛景象,故当时的东社古镇享有“小北京”之美誉(图1-22)。

逯春莲在她编写的《母亲见证过东社的繁华》中记述:“母亲张玉仙,1924年生,今年92岁,民国期间曾亲眼看见过,那时赵宗仁当铺已有了手摇电话,公聚成粮行掌柜的还有汽车等。东社解士魁磨房专门为晋中平川粮商加工莜面,并且开有油房,每年的正月初六,东社的磨坊在新的一年重新开工,都要宴请榆次、祁县、太谷等地的买卖家和字号。”

东社村籍、原山西广播电视厅副厅长、广播电台台长马德曾在一本介绍晋商的书中,看到过截岔地区曲里村磨房加工粮食给晋中富商的记录。

据村中老人们说,每集收市后光东社街上抛撒的粮食就有一铜钱厚,这些抛撒的粮食养活着东社街上无产无业的穷人。

从目前收集到的旧契约中,我们发现:清代嘉庆11年(1806),东社就有张凌枢租赁解步瀛村中街北铺面一间、租金每年五千文(相当于现在的约1000元)的合同(图1-23);同治七年(1868)二月十三日在一份卖地契约中出现广顺当即当铺,位于村西虸蚄渠附近;据《晋政辑要》载,清光绪十年(1884),交城全县有当铺32家,分布于城关、义望、西汾阳、广兴、东社、大营、阳渠、西石侯、古交等村镇,年徵税金白银160两。民国初年,位于村西现新戏台位置的聚祥永当铺,掌柜为赵宗仁,很是出名和风光,东社村还留下了一段后面所述关于他的趣闻轶事。

据《交城县志》(1994年版)载:民国元年(1912)山西省银行成立,交城分行则由复聚源银号代办,为半官半商地方银行,隔年(1913)就在经济活跃区东社镇开设了代办所,除办理存、放、汇外,还发行加盖东社等字样的铜元券和兑换券,并设了税务所、警察局。

民国二十一年(1932),下关人王廷宾集资开办了交城农工银行,王廷宾任董事长,宋宪书任总经理,只搞存放,不办汇兑,在东社等镇设支行办理业务。目前还有遗存的盖有东社字样的农工银行兑换券(铜元二十枚、一百枚等)(图1-24)。兑换券是政府或银号、商行等发行的可以兑换的周转券或流通券,主要是公司运作的资金周转和流通,它有区域性,非广泛流通,可以兑换货币亦可兑换物品。当年东社古镇解士魁开办的永发魁商号等也曾发行过兑换券。

商业的发展历程也在东社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里摘录我村几位村民编写在村内广泛流传的几则趣闻轶事:

1、东社神柏的传说

张俊堂

在东社村中旧戏台、原城隍庙背后的山坡上,耸立着一株雄壮挺拔的古柏,盘根结石,出类拨萃。她有两搂粗,主干四丈有余,树冠呈伞形,枝繁叶茂,似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俯视东社大地,见证着古镇几百年的兴衰。

传说在很久以前,祁县有一油坊,老板和伙计辛辛苦苦榨出的油,不是色泽暗淡,就是出油率低,开张多年一直生意不佳,很是烦心。无奈之下,油坊老板四出祈祷,许以重愿。

一日凌晨,他随手掀开油瓮,油面上泛现着一株柏树的影形,满瓮的油变得色泽金黄、香味扑鼻,而且从此,油瓮中的油常卖不减,油坊遂变得生意兴隆,效益可观。油老板欢喜之余,认定是神仙显灵,帮助自己,便四处寻找这颗“神柏”,但总是徒劳而返。

有一年,油老板听经商的朋友说,交城县东社镇的山坡上有几颗柏树,不妨去探视。他风尘仆仆地赶到东社一看,城隍庙背后的山坡上,矗立着的正是自己多年寻找的神树,那树干、那树冠、那形态,像极了。于是便将三尺红绫悬挂于树杈之上,奉上贡品,至诚叩拜。以后的岁月,油老板及他的后人于每年的正月十五古庙会期间,必来东社悬挂红绫,供奉叩拜神柏。

1950年,一位远来的客商出巨资购买柏树,而东社村正在修建村公所,急需资金,便将这株“神柏”砍倒卖了。

2、贾翁遇神灵的神话传说

张国林

东社地处卧龙山脚下,是龙门五社之首,西通山区各县,东连交城、文水、太原,虽位于山区却是交通便利,商贾云集,极为繁华,在当时有“小北京”之称。

传说当时有户姓贾的先人经常骑毛驴外出做生意,早出晚归,奔走于山区和平川各县,他以勤劳诚信为本,且乐善好施,生意渐渐有了起色。在不知不觉中感动了神灵,每当他晚上回家时,总能看到有人在他前面执灯前行。开始他不以为然,以为是官家或大户人家夜行与他一路,便回家了。可时间久了他觉得有些纳闷,怎么迟不见早不见,他一回家便能遇上。

有一天,他从祁县做生意回来,天色已晚,隐隐看到前面不远处又出现了灯影,他就催促毛驴快行,想赶到前面看个究竟,可任凭他再快也赶不上前面执灯之人,他快人家快,他慢人家慢,始终赶不到前面。无奈他放大嗓门喊道‘朋友,歇会儿吧“,可人家就是不理他,他心想也许人家与咱素不相识,不理咱也在情理之中,管他呢,反正晚上回家常能遇上贵人做伴,也不失为一桩好事,也就不多想了。

又过了两年,他在外面的生意越做越大,回家的次数也少了,但每次回家不但能遇上那个执灯之人,而且还要把他送到巷子里,可一转眼就不见了。他联想几年来的情景,觉得有些蹊跷,必是有异人相助,他想弄个明白。

有天晚上,他与往日一样,走在那个执灯人后面,来到巷口,他便早早下了驴子尾随其后,等执灯人把他送到家门口时,他紧追几步往前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执灯人是个大头矮人,身穿红色紧身衣,头顶灯笼与他作别,并开口言道:“我乃财神爷派来为你执灯引路的使者,你胆大福大财运大 ,今后不必外出辛劳了,就在家坐收其利吧“,说罢就不见了踪影。真可谓“古有管仲辩俞儿,时有贾翁遇神灵”。

从此,贾翁便更加发达起来,财神助贾翁的故事也不胫而走,越传越远。都说东社有财神显灵,远的、近的、西山的、平川的商贾都陆陆续续来到东社做生意,逐渐形成了繁华的集市贸易,正是“三尺神灵照贾宅,双日集贸由此来”。

3、 赵宗仁轶事

张正一口述  张林辉整理

在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外地财主赵宗仁,在我们东社古镇开当铺,生意颇为兴隆。当铺旧址在村西现今戏台的对面,有南房一溜数间,便是赵的当铺。

说起当铺,年轻人一定要问当铺是怎么回事?

当铺在旧中国,各地均有,当时当铺稍有钱庄之意,和钱庄有些相似。当物好比到钱庄贷款,当铺是这样做生意,谁家有困难,及时拿货物到当铺去当,换回钱以解燃眉之急。但换回的钱,只值所当货物的三四成,同时给货主开当票,限期拿钱去赎回所当货物,这期间要付手续费,作为当铺利润,如果到期付不起所当货物的费用,所当货物下架,当票则作废,下架货物任由当铺高价拍卖,原货主不得干涉。由于旧中国生产力不发展,民间生活较为穷苦,所以当铺在当时能过渡性生存,也算是不错的生意。

当时掌柜赵宗仁有伙计数人,由于生意颇丰,掌柜的过着极为富裕的生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每天闲游自在,其乐无穷。偶有一天黑夜,伙计伺候睡下后,掌柜不知什么缘由翻来覆去睡不着,便喊来伙计说褥子上有东西,压得睡不着。伙计重新打扫被褥一番,并没有什么硬东西,只发现了长长一根头发,赵掌柜说道:“怪不得压人,原来是这根头发作怪!”

随着时间的推移,伙计掌柜倒也相安无事,过着其乐融融的日子。掌柜平时待人较为厚道,且乐于助人,到了年关,有些过不起年的穷汉,因借有赵钱,到年关还不起债,便除夕之夜躲债一夜不回,赵发觉后,便派人追回躲债之人,问明情况,再借给一些钱,并送些过年的面食之类。

1941年深秋,日寇进驻东社,放火烧了当铺,财产尽数化为灰烬,赵只好辞退伙计,空手回到家乡。不知什么原因,后来听说赵家变得一贫如洗,偶有我村与赵相熟之人,在赵的家乡碰上赵,见赵衣不遮体卧在灰渣坡中,便开玩笑:“头发尚且压得睡不着觉,如今赵掌柜卧在灰渣坡上,压人不压人呢?”赵掌柜样子有些羞涩,无可奈何说:“条件有限,一时赶不得一时”,熟人安慰赵几句,给一些熟食,便匆忙而返。

时至今日,上了年纪的老人,偶然谈起赵,还惋惜地说,赵掌柜晚年多么可怜啊!

4、胡画先生的奇特记帐法

游如俊  韩  旺

据老年人传说,在清末民初年间,我们东社买卖商贾云集,各种铺面一家连着一家,来住商贩不断,其中有一粮油店生意兴隆,更为红火,有零买的,有倒贩的,每日顾客应接不暇。帮忙的伙计有四五人,单缺一会记帐的店员以记赊欠,便四下打听,要寻觅一位自己中意的店员。

一天午饭刚过,忙累了一上午的店主准备小憩,忽然从东面来了一位四十开外的外地人,身着黑色裤褂,头带一顶六角瓜皮帽,白净脸庞,耳挎茶色眼睛。寒喧后,他便开门见山说:“听说你这粮油店要找一位会记帐的店员,你看我行不行?”店主一怔,抬眼打量来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姓胡名画,乳名学赖(瞎来)”,店主从来人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内心已有几分喜欢,便不再询问其它,一口应承下来,然后谈好工资,安排好住处,便放心地睡觉去了。

几天倒也无事,虽有顾主来买,但都是现金交易。一天有一顾客要买一升豆,还有四两油,店员将货备齐后,只见来人两手摸身,接着用恳求的语气说:“不好意思,今日出门匆忙,钱袋忘记拿上,暂且记帐吧,改日一定送来。”这位店员听后便随手从抽斗(抽屉)内拿出笔,醮上墨汁记在帐本上,先划了上长、下短两根平行粗线,后面点了许多黑点,然后又将笔醮满了墨汁,在帐页上甩了几下便合了帐页,倒也轻松利落。

天黑时,店主询问:“今日卖粮有无赊帐?”,店员忙回答说:“有!”随手将帐本递给店主。店主翻开一看,见帐页上点点划划,使人疑惑不解,心中已有几分不快,店员一看店主神色,便胸有成竹地说:“掌柜,你看,上面一长横线是说买主姓张,下面一短横线是说他的名字叫段(短),后面这点点滴滴是赊了一升豆,下面淋淋啦啦是买了四两油。”掌柜听后真是哭笑不得,第二天便辞退了这位胡画先生。

1937年底,日寇大举进犯交城,时局混乱。1938年农历正月十四,日军轰炸东社古镇,而后烧杀抢掠,商家逃命,店铺关门,商贸大镇由鼎盛迅速衰落。1941年底,日伪占据东社,设立东头“城城”据点,修建堡子梁头炮楼,周围建起四座炮台,全村戒备森严,只留东门一道(东观音堂南侧),封闭禁锢,商业活动戛然而止。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东社古镇成为解放区和三区区政府所在地,商业活动逐渐恢复和发展,同时筹集资金为解放战争服务。据《近代晋商交城志》介绍,民国三十五年(1946)东社古镇有济生合作社、荣誉合作社、工卫旅一分社合作社、义和公门市部,经营百货日杂等。还有合记饭铺,东家工作团,新兴饭铺,东家武委会,地址东社粮站大门口。

解放后至1958年,得益于交城三区和东社乡政府所在地,商业活动有所增加和活跃,但1959年的文峪河水库新建,道路的改线,交通的闭塞,政府机构的迁移,东社商业从此一蹶不振,死气沉沉,成了最后的绝唱。

凭借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交通枢纽、丰富的水力资源和晋商兴盛而崛起的商贸重镇东社,今天看去却是那样的年老色衰和门前冷落车马稀。商业曾给这座古镇带来财富,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东社冷寂了,风光不再了,它被历史抛弃了。只有古老而弯曲的村中街、两旁残存的旧房和老人们的回忆及遗憾中,告诉我们她曾经的辉煌。

走在铺满沧桑的这条狭窄的小街,依然可以触及到当年骡马骆驼踩踏的痕迹,想象到过去粮市喧嚣的盛景;抚摸那锈迹斑斑的木门铁锁,好像能感受到旧时的繁华与变迁。不要小看这条陈旧而狭窄的小街,如今的寂寥和萧瑟难以掩盖昔日的阔绰繁华,它静静地躺在历史的角落里,回望远去的尘埃,它告诉我们她是“活着的古镇”,她活着就是为了告诉人们她曾经活着。她保存了那段历史,保留了数量丰富的明清建筑,古村的格局依旧完整,还有原始质朴的居民生活形态,作为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奠定了东社古镇今后出发成为历史文化名村和旅游名镇的坚实基础(图1-25)。

图1-19  存于西坡村交城山抗日革命纪念馆的地图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20  土地肥沃的截岔盆地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21 水磨工作原理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23  明代嘉庆年间赁铺面契约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24  盖有东社字样的交城农工银行铜元券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25  古镇传统村落一隅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