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转载】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2016-12-01 17:58:25|  分类: 东社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

(四)

吕保国

 

(一)     水磨房

如前所述,东社成为粮食加工基地的主要动力是文峪河造福于古镇的水力磨房,而作为一段商业辉煌的主角,它在历史的长河中已慢慢退入幕后,并将很快消失。这是东社古镇、截岔地区的地域性文化遗产,非常珍贵,具有十分重要的保存、研究、开发和旅游价值。

我们知道,在漫长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中,人类只能使用石磨、石碾加工粮食,靠的全是人力和畜力。要把粮食磨成面,不仅劳动强度大,而且加工效率低,是件非常辛苦的日常工作。就是近在民国甚至解放后较长一段时间内,平川各村都还在使用人推、畜拉石碾、石磨加工米面,日加工量仅120400斤。

随着人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人类认识、利用、改造自然的能力不断增强,发现河流的自然高差会产生势能,产生动力,河流两岸便产生了水力磨房,形成了加工产业链。水磨每盘磨一天可加工面粉2000多斤,是人力畜磨的510倍,由于它对劳动力的解放、成本的低廉和加工效率的极大提高,当然,磨房便逐渐发展壮大了起来。

但平川地区,尽管傍邻河流,但水流平缓,无一定的水力高差,便推不动磨轮,产生不了动力,因此就不具备水磨的建设条件。这样,滔滔的文峪河水给截岔地区带来了福音,东社古镇迎来了建设磨房的大好机遇。而抓住机遇,本区域社会便会发展,便会带来财富,便会进步,便会推动文明进程。

根据村民解登金提供的珍贵资料,东社村使用磨房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代乾隆十六年(1751),首次开凿磨房古渠,距今已有265年。

清代后期,东社村从文峪河引水,在河滩里建有和盛磨、大兴磨、永丰磨、三义磨、丰盛磨、双和义六座水磨房,像六棵宝珠,用一条“天河”(引水渠)串了起来。清末到民国初期,因社会动荡、洪水毁坏或歇业坍塌等原因,均湮没在过往的历史岁月中。

民国期间,东社村有磨房三座,解士魁磨为截岔地区规模最大、最壮观的磨房(民国五年购置双和义磨房舍基),还有晋源磨、郝海珍磨,可惜都毁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秋的特大洪水中。

清代后期至民国“七七事变”前,东社古镇及截岔地区的几十座磨房给市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产品——面粉和油料等,而本地及交城山区乃至方山、娄烦、静乐、岚县等地方的小麦、大麦、莜麦、玉米、高粱、豆类、菜籽、麻子等原材料也源源不断地运往磨房,磨房的大量粮油产品又源源不断地运往晋中大地,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形成了一条良性的粮食加工、销售产业链和利益链条。

据《交城县志》(1994年版)记载:“民国三十七年(1948),全县有水磨70盘,195021盘”,这些磨房大都位于截岔地区。“开办于民国三十三年(19446月的阳湾村磨房,经理王寿图,从业2人,年营业额9万元(边币,下同),并获纯利3万元。山区有民国三十六年(1947)开办的群众磨坊5家,资本数额7000万元。”

解放后的上世纪六十年代,依靠集体的力量,东社古镇新建了上磨房、下磨房两座,均为二合磨,方便了村民生活和经济发展,还常年为东社公社粮店加工面粉和炒面等。

截岔地区水力磨房除为本地和平川晋商加工面粉外,还有另外一种“产品”,即常年利用本地和山区的柏枝柏叶、棌树枝条为交城县大营村制香基地提供“香沫、香面”,即用于制作香火的原料。70年代初下磨房还为造纸厂、石棉加工等提供动力。

第一次工业革命,瓦特发明了蒸汽机,解决了动力问题。手工业向大机器时代过渡,效率提高几十倍,工厂再也不用依河或溪流而建,依赖人力手工完成的工作终于被机械取代,磨房淘汰也是迟早的事。但由于工业革命在我国的滞后,直到解放后八十年代,电磨的普遍使用,才打破了截岔地区老百姓几百年使用水磨加工面粉的传统,昼夜飞转的磨轮、叮哐叮哐的打箩声消寂了下来,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截止到现在,截岔地区只留下三座旧磨房(野则河村有两座),东社古镇的上磨房是其中之一,实属不易。古朴老旧的上磨房歪歪斜斜地立在那儿,仿佛在回味着昔日的辉煌(图126,图127)。

现在的年青人已经对水磨没有什么概念了,但中老年人谈起当年的水磨还是很留恋,觉得好像从生活中失去了什么。偶尔谈起,便说:“电磨面不如水磨面细腻、筋道、吃香,有面味!“但说归说,谁也不想再回到原来的那个时代了,毕竟电磨节省了劳动力,减轻了劳动强度,加工量由水磨的每日2000斤猛增到小型电磨的40006000斤,大型电磨效率更高。村内老百姓现在享受和城里人一样的待遇,打个电话便有人将面粉送至你的家中,不用推磨,不用多储存,多么方便省事。由石磨到水磨,再到电磨,那是一个时代进步的分界线和发展阶段,这实实在在的文明历程,老百姓感同身受。

伴随、厮守和影响了古镇村民几百年的水磨房,更多的成了东社人民的集体记忆和精神家园,此情结很是难舍。日夜不停流淌的文峪河水不只是冲击着水轮在周而复始地转动,和它一起流淌的还有沧桑的岁月、艰辛的生活。这里有他们的忙碌身影,这里有他们的劳动成果,这里有他们的幸福喜悦,这里有他们的平淡恬和,这里有他们的商业辉煌,这里有他们的美好故事,这里有他们的生生不息,这里有他们的纯朴民风,这里有他们酸甜苦乐,这里有他们的珍贵回忆,这里有他们人文历史。这里曾是小村朴素的心脏,它给东社赋予了灵性和生命,它给古镇带来了温暖和情怀,这里的人们与水磨休戚与共,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水磨文化。

水磨它的依水就势,它的巧借自然,它的融汇古今,它的工艺技术,它的合理组成、它的结构形式,它的材料选用,充满了古代先民的劳动智慧。

具体到磨房本身,它的取水堤坝(纳水沙儿)拦筑方式,高差的确定和测量,水力涡轮的制作方法,木瓦片的搭配角度,进出水槽的先后控制,水下构件的耐久防腐,磨盘间的缝隙调节,咬合面沟凌的凿錾锻磨,送料与出料的快慢掌握,磨轴与磨盘、磨轮的固结垂直,“涡“和”角“精妙组合,铸铁与木材的合理衔接,面箩装置的灵活自如,“Y“字形木支墩的因地制宜,存面板、挡面板的方便适用、炒房炒锅、木刮的倾斜结合,炒料中的沙粒、黄土拌制等方方面面,看似简单,实质回想起来使人茅塞顿开,惊叹不已,它综合了木匠、石匠、铁匠、泥水匠等各工种的精湛技艺,使人赞声不绝,自叹不如。

水磨的设计和建造,该笨重的地方笨重,该灵巧的地方灵巧,该硬的地方硬,该软的地方软,该结实的地方坚固,该松散的地方弹性,该方便的地方人文,该灵巧的地方精致,该安全的地方可靠,该稳定的地方平衡,充满了人间智慧和技艺,不失为古镇人文宝库的奇葩,独领风骚几百年。

水磨作为当时农产品加工的重要工具,古老而厚重,简单而恢宏,它既是古老的生产、生活工具,也是体统的民俗文化象征,承载着难以言数的珍贵历史信息、科学价值、艺术品位。

而作为东社古镇民俗文化中重要实物遗存的上磨房,现已破损颓废,摇摇欲坠,真该好好地保留、保护、维修、开发了,如果在我们手里将这文化遗产丢失,那可能就是一种犯罪。

东社古镇的水磨房啊,你真成了我们心中难舍的记忆!因为我们所能够怀念的,不单是水磨房。

(二)商号店铺

水力磨房业奠定了东社的商业基础,注定了古镇之后一、二百年的商业重镇的地位。特殊的地理位置,悠久的人文历史,军事、驿站的多重功能,使东社成为交城山区的东西货物交流的集散地和商旅重镇,古镇村中街逐渐成为重要的商业通道,商贾云集,商号林立,店铺密布(图128)。

东社村籍、建国后交城县首任县长、原省民政厅党委书眉 记兼局长、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张进才(19242003)在他编写的《红军在东社开仓济贫目击记》中记载:

我村名叫“东社”,是交城县城通往西山地区的咽喉要道,亦是西山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为全县四大集镇之一。全镇有二百来户人家,有一座高、初两级小学校,六个班次,二百名学生。镇上设有警卡,经常驻有十多个武装警察,为首的是一个巡官,还有一个什长,两个伍长。卡子里经常抓人、捕人、吊打人,惨不忍睹。镇上的税务所,人们管它叫税卡,苛捐杂税,名目繁多。有一个“农工银行”系私人开设,对镇民进行残酷的高利贷剥削。有个当铺,叫“聚祥当”,典当什物,抵押剥削,专喝穷人的血。有五家绸缎布匹小百货店,其字号是“长盛成”、“西盛永”、“春和茂”、 “天和源”、“四合源”。还有一家盐店、一家酒店、两家杂货铺、三家骡马店、两家骆驼店、五家留人小店。特别应当说及的是有四家粮店,其字号是“富兴恒、“集义恒”、“裕泰义”、“复聚源”,这四家粮店是这个集镇的支柱。逢双日赶集,一月之内,有十四、五个集日,吸引岚县、静乐、方山等县和交城中西川、东西葫芦川、西冶川、屯兰川、原平川等地农民来粜粮。同时也吸引来祁县、太谷、清源、徐沟、文水、汾阳、平遥以及交城平川等地的工商户和市民及缺粮农民前来籴粮。每逢集日,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十分热闹。这个集镇还是个骡马市场,牲畜交易兴隆。故在当地有”小北京“之称。

东社村籍、原在西山矿务局官地矿教研室工作的郝立正(19442010,小名润根)在他编写的《我的家乡》中说道:      

在历史上,东社曾经是一个比较繁荣发达的小镇。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是其黄金时代,当时,村中每逢双日赶集,以粮食交易为主。交城山地及娄烦、静乐、岚县等地的农民,赶着毛驴驮着粮食来集市,粜了粮食之后购买布匹等生活用品及农具回家。与此同时,交城平川及文水、祁县等地的粮商 ,赶着铁轮车来买粮。粮食买卖均经过粮店经手吞吐,一买一卖,从中盈利。在东社镇前后大小共有五家粮店经营粮食贸易,以“永茂盛”和“公聚成”、“吉义恒”粮行最兴盛。随着集市贸易的繁荣和发展,各类商业也相应有所发展。计有绸缎布匹和日用杂货铺五家。我外家的祖上开设的店铺字号叫“德盛源”,当时家业较为兴旺,开的药铺就在村西头石坡张家户祠堂门口的南面。村里还有一处药铺是春发先生开的。之外,镇上还有饭铺兼卖猪牛羊肉、烧饼等三家。有骡马、骆驼店六家。村中有当铺两家叫“聚祥永”和“富兴恒”(图129)。还有一处是银行设的支行,有警卡、税卡各一处,酒店、盐店、醋酱铺、杂货纸张铺、水果店、油房各一处、水磨房2(解家开的在江则)、豆腐铺、鞍架皮条铺、钉掌铺、兽医、染坊、留人小店、理发铺、钉鞋摊、中药铺(并有坐堂医生)各一处。

东社村民魏振国(19221999,小名银海)的回忆录中有这样的叙述:

昔日那时候,咱村是东社镇,街上两旁都是商店饭店,在村两头有骡马店和骆驼店,咱村是逢双日就开集市,静乐的粮运来到咱村出售,咱村有大粮店公聚成、聚祥永、永茂盛三家(图130  131),集市的繁荣热闹,商店的生意兴隆,村里活跃真是好地方。

著名作家慕湘(19161988),山东蓬莱人,原八一电影厂政委,是长篇小说《新波旧澜》(分为《晋阳秋》、《满山红》、《汾水寒》、《自由花》四部曲)的作者。他曾作为太原县牺盟特派员亲历过193711月发生的“东社事件”,并在第二部《满山红》中有详细描述,尽管是小说,但十分逼真:

“这是一家靠北山根的骡马大店(这不是张建通家骡马店吗?现张全利院)(图132,主人早已逃走了,留下几排房子和一些无法带走的家具什物,任凭着兵们糟践。”

“郭松来到这里,这是第一次出这个大院。原来这个大院在镇子的西北角上,值星班长领着郭松和另一个兵一溜下坡(石坡儿)走进镇子当中那条东西大街(村中街),又一直向东走去。阵阵秋风吹起街路上的尘土,散发着浓郁的马粪味。路的低凹处,汇聚着还没干涸的黄色马尿,不时地闻到缸房里发酵了的酒糟气味和醇厚的老陈醋的香味。只见街上来来往往的全是兵,一路上竟见不到一个老百姓,从街面上的各种大小店铺,可以想见原来的繁华景象,现在全都敞着门,却不是开张营业,各色货物全没有了,只剩下些残缺的货架子,里面全住着兵。”

“师部住在镇子中心的一座大粮店(应该是永茂盛粮店)里,临街一排油漆剥落的木栅栏,里面是关了板的宽大铺面。铺面的西侧是一座黑漆大门,门口站着两个荷枪的卫兵。他们进了大门,走出过道是一个四合套的大院(这不是现孙叫花院吗?),院里屋里都是一些挎盒子枪和军官模样的人。传令兵把全们领进一个耳房里,一个像班长样的兵,挥了下手说:“你们自己过去吧,在西院里,那姓彭的找你们。”

郭松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两个人按着那个兵指的方向,穿过正房旁边的夹道,又从后院刚扒开的墙豁口,走到西院里(这不是现在的张连登院吗?)。这个院子十分破烂,有一长排十几间低矮的小土房。他们远远就听到彭伯箴在当中一间屋里说话,两个人推开门进去了。……吃过晚饭,他又跑到彭伯箴的住处。这次他熟悉了,不走师部的大门,从后街上(这不是乐楼岔街吗?)一个小门进去了。

他们沿街打听,在一家酒坊里找见了二团团部。

从以上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东社村、清代民国期间的商业盛况,这些兴旺一时随即退出历史舞台的商号店铺也给后世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但由于没有记录和史料,间隔时间又长,仅凭村人的回忆和零星旧契约等渠道调查整理了一些(图133),很不全面、详细和准确,具体全面和翔实的史料待后面整理村史商业章节时再行认真调查、核实、修改和完善。

特别让我们感动的是我村村民张勇(19312015),小名栓儿,对村志编纂非常热心,在村内老干部座谈会上回忆了许多民国时期的商号店铺并和我们沿街对号入座,临去世前还和家人说:“我是恐怕看不到二小(我的小名)们编的《东社村志》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张美蓉老人(女,1925年生),虽90岁高龄,但身体健康,谈吐清晰,她还给我们提供了好几个商家的字号和旧时生活等情况,让我们很是欣慰。

根据初步调查和统计,东社古镇主要商号和店铺如下:

清代期间:

张凌枢店(嘉庆十一年,1806 

三成斋(道光三年,1823 

郝廷献、郝廷辅先祖父遗留槐树店(道光六年,1826

郝廷弼自创万源川商号、南饭铺一处(道光六年,1826

武得依村东街北铺面(咸丰九年,1859

广顺当(同治七年,1868

思义当(光绪二年,1876

义和堂、义和堂白记(光绪二十八年,1902

    民国期间:

粮店:永茂盛  吉义恒  裕泰义  复聚源  聚祥永

公聚成  义和公

当铺:聚祥永  富兴恒

杂货、布匹店:永发魁  永源恒  德盛源  合盛和 

长盛成  西盛永  春和茂  春和源  四合源 

天义恒  四义公  天玉圆  西盛成  天和玉  

公权利  复兴诚  义合成  公济成  庆达祥 

义聚源  和合公  东和×  义和公  和盛公  

福顺昌  济生合作社、工卫旅一分社合作社

荣誉合作社

骡马店:高升店  吉庆店  孙金儿店   

骆驼店:解士魁  张建通

  店:新中饭店  孙斤儿店  张四娃店 合记饭铺 

新兴饭铺 

药铺:东春发  拔贡张超  曹二牛  张通庆  张玉银 

另外还有不知名的、没有名的铁匠铺、杀坊肉铺、饼子铺、豆腐铺、银匠铺、钉鞋铺、钉掌铺、鞍子铺、兽医铺、理发铺、染坊、醋房、酒坊、油坊、粞坊、水果店、瓷器店、刮斗店、小粮店 、小饭店、小旅馆等。 

民国期间崛起的东社富商当数解士魁,这个从小贫穷的孩子,以自己的智慧、胆量、恒心和俭朴,抓住了机遇,发展成为拥有磨房、油房、骆驼店、永发魁店、永源恒店、土地40多亩、家宅100多间的庞大家族,这在东社街上是很少见的,因为尽管古镇商业曾经兴旺辉煌,但主要由平川商家投资和经营。据交城县志载,1937年前,交城山区和平川专门从事骆驼运输的有十四五家,约拥有骆驼400余匹,而仅解士魁便有四、五十匹,鹤立鸡群(图134)。

这里捎带的讲几则东社古镇流传的商业笑话,就当是商业遗存吧。

1、年初,一粮店掌柜吩咐伙计,过年要说好话,不能说不吉利的话。第二天,早晨掌柜、伙计放二响炮(二七只),头一次升空后只响了一声,伙计吐舌,掌柜连忙说:“不怕,这是一步登天!”第二次,炮点着只忽处后未升空,掌柜又说:“再放,这叫处处大发财!”第三次,炮干脆点不着了,急的伙计直犊跳,掌柜再说:“好,别放了,这说明今年平安无事!”

2、一理发铺,师傅带着两个徒弟,一个住二楼,叫高升,一个住一楼,叫发财。师傅年前嘱咐两伙计,过年时我喊你高升,你就答,到了!我叫你发财,你就答,来了!一定要记住,不许说错!结果到了春节那天,两伙计全忘了。早晨掌柜的朝二楼喊:高升!高升!只听二楼答:下的了!朝一楼叫:发财!发财!又听一楼应:过的了!

3、一当铺,晚上强盗爬上了房,伙计问:“掌柜的,房上是谁哩?”掌柜答:“皇上(房上)是朝廷嘛,还用说!”第二天起来,结果当铺内东西被盗,掌柜问责伙计,伙计说:“我问你,房上是谁哩,你说是朝廷,朝廷还偷人哩!“掌柜哑口无言。

4、阳湾村王登鳌,比较吝啬,在古镇开了个小饭铺,有伙计数人。有一天,镇上死下牲口价格偏宜,他买了好多,每天吃莜面角子。吃了几天后,他问:“伙计们,莜面角子好吃不好吃?”伙计们答:“好!”,“好了,那咱们明天重好!”又过了几天,伙计们不想吃了,他又问:“伙计们,莜面角子好吃不好吃?”伙计们忙答:“不好!”谁知他说:“不好,不好了明天再好!”众伙计呆萌了。

尽管古镇的商业凋敝了,但商业文化对东社村民的思想、生活、生产、建设等各方面的影响是巨大的,潜移默化中浸染着人们的思维和行动(图135)。

图1-26  东社上磨房(正面,迎水面)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27  东社上磨房(背面,出水面)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28  村中街道现状位置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29  聚祥永当铺遗址现状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0 公聚成粮店遗址现状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1  永茂盛粮店遗址现状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2  张建通骆驼店大门遗存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3 刊载于《近代晋商交城志》的东社商铺旧契约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4  解士魁永发魁商号和骆驼店遗址现状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5  古镇石氏遗存照壁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4)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