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转载】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7)   

2016-12-18 16:16:25|  分类: 东社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

(七)

吕保国


六、宗教多元

在乡村,有“无庙不成村”之说,人们把生活的各种需要的愿望,都寄托于相应的神灵。

东社所具有的地理位置、交通枢纽、商业重镇和文化中心功能,使得古镇家族势力分散,思想包容开放,接纳南来北往的客商和流入大量的人口、资金,使得不同身份的人群互相交往、接触和沟通,使得宗教信仰的传播和宗教互相接触、影响、共处成为可能。历史以来,东社古镇不仅送走各路商队,同时也迎进了客商和文化,外来宗教如天主教、佛教和中华传统的儒教、道教、民间信仰等荟萃东社古镇,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落地生根。

民国期间,东社古商业街——村中街两侧分布着关帝庙、天主堂、东观音堂、西观音堂、狐神庙、药王庙、城隍庙、河神庙、东庑殿、西庑殿等大小庙宇、教堂10座,足见其宗教在古镇的多元繁荣(图1-55)。尽管后来或改造、或炸毁、或拆除、或坍塌、或恢复、或重修、或保留、或湮没,但这些传统和外来的宗教信仰或多或少、或重或轻地影响了东社古镇人民的思想和行为,多元宗教在这块土地上彼此协调,和谐相处,促进了社会稳定,遗留下许多历史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

(一)天主教

如果你站在卧龙山腰,俯瞰东社村中心处,你会发现有一座较大的院落,卷棚顶的二楼建筑十分显眼;如果你走在村中心戏场院往东眺望,你会发现有一座大门,高高的十字架矗立其顶,红色的“万有真源”四个大字贴在门头(图1-56);如果你再走进这四合院落,猛然间,觉得在筒瓦屋顶和猫头滴水下面、主建筑的内部,其建筑立面、平面与其它建筑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和做法(图1-57)。被壁柱竖向划分的沉重砖墙、高而狭窄的拱券窗户、窗顶厚实的砖雕窗檐、弧形砖券上的卷草纹式等,它们组合成具有明显标识的宗教装饰图案;幽暗而压抑的内厅,两排木柱划分的中厅和侧廊等,这种典型的“罗马风“式立面,那样规矩的“巴西利卡”、“三位一体”式平面布局,一看就是西方风格的教堂建筑。不错,这里就是东社“耶稣圣心堂“所在地,是一座典型的中西合壁式天主教堂,可惜的是,原来更具有标识作用的哥特式高耸钟楼已经拆除(图1-58)。

正是在清末和民国的商业辉煌期间,天主教于1910年左右传入东社,1920年古镇已经发展教友达100余人;1923年开始筹建教堂,同年底10月12日(农历九月初三)竣工,建设资金由太原教区拨付。1930年左右教徒数量剧增,达到最高峰的150多人左右,占全村人口的15-20%,约占全交城县天主教徒数量(358人)的40%左右,截岔地区教徒多达300人,占到全县总数的80%,成为交城县天主教中心;后由于战争的影响,教友人数锐减,解放时教徒人数为30-40人。改革开放后,宗教政策恢复和落实,目前东社村有天主教徒约50人。

在交城,只有东社和沙沟有这样的西式天主教建筑,这在传统建筑文化占领的山区独树一帜,是很少见的现象;天主教文化和传统佛、道、儒教文化和谐共存,各收因果,也算是东社古镇一带重要的文化特色之一。

(二)儒教

我国有五大法定宗教即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儒教,严格地讲,并不能称为宗教,但由于传统文化的根深蒂固和历代统治者的推崇,渐成官方哲学、社会主流观念、普通民众安身立命的道德准则,是真正的无冕之王,教中之教。儒家“忠义、孝悌”的主导思想在东社古镇的孤神庙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其中供奉的神灵孤突是“忠义”的代表,孝文帝是“孝悌”的典型(图1-59)。

清光绪八年版《交城县志》上载有邑人丁镇武(清道光辛已年举人)所撰的“东社镇重修魏孝文庙记”:“交邑西四十里东社镇有魏文庙……询之父老,其创是二百年间事……庙在镇之西南向,旧殿三楹,中祀孝文帝,左祀忠惠利应侯狐神,右祀龙王,钟楼一楹,新建东廊三楹,盖自是庙貌焕然矣。”碑文中所称的忠惠利应侯狐神便是狐突大夫。

狐爷山,亦称马鞍山,是汾河与文峪河流域的分水岭,交城县和古交市的界山,海拔2293米,位于西冶川东社村北32公里处,它也是古镇卧龙山的祖山,1958年前一直为交城县境域。狐爷山上有墓地和庙宇群,是后人为了纪念春秋时期的晋国狐突大夫(晋文公的外祖父)和其子狐毛、狐偃所修,是狐爷的祖庭,中国忠文化发祥地(图1-60)。

公元前637年,狐突大夫因拒绝晋怀公召回狐毛、狐偃二子的敕令而被杀害,但他在临死前痛斥怀公的慷慨陈辞却感天动地,其“教忠不二,杀身成仁”的思想彪柄青史,流芳百世。公元前636年,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重耳饱经19年流亡之苦后回国继承了君位,为感念外祖父的恩德,遂将狐突隆重地改葬在马鞍山上,并封马鞍山为狐突山,后来狐突之子狐毛、狐偃死后亦葬于此山,因而亦称狐偃山。而当地的老百姓自古以来出于对狐突父子的敬仰之情,俗称此山为狐爷山。

历代统治者注重狐突父子忠臣的气节,不断推崇和敕封,狐突神性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强化;士人注重狐神的教化功能,推波助澜;普通百姓看重他的忠诚,加以祭祀供奉。不同阶层按照不同的需要,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完成了狐突父子从历史人物到神灵的转变。但狐突信仰圈只存在以狐爷山为中心的交城、清徐、娄烦、古交、太原一带,有地域性特色,东社古镇狐神庙即为其中之一。

狐突父子的的忠义思想,这典型的忠义事件,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度,深刻影响了中国历史文化的发展进程,儒家的“忠义文化”深深扎根于东社人民心中。

由上可知,东社狐神庙也称孝文庙,它的主祀神为孝文帝,那么他又是以怎样的身份出现在古镇及截岔地区的呢?因为他是儒家“孝悌”的代表人物,因为他曾在截岔地区有丰富的传说,因此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

孝文山,别名南阳山,位于交城、方山、娄烦三县的交界处,是关帝山的主峰,也是吕梁山脉的最高峰,海拔2830米。位于中西川东社村西北80公里处。据《山西通志》载:孝文帝“曾避暑于此,”又曰:“居冯太后丧,避此山不食者三日,君臣固请还宫,帝泣,君臣皆泣,因以名山”。至今山顶还留有孝文古碑。

孝文帝即北魏孝文帝拓跋宏,他不仅是一个文治武功、很有作为的皇帝,他还是一个大孝子,这在中国帝王的孝顺口碑中并不多见。孝文帝五岁登基,由祖父成帝的皇后冯氏抚养教育,并代他主持朝政,冯氏颇有政治才能,应用历史上贤明皇主的手段治理朝政,使少年的孝文帝得益匪浅。冯氏病故之后,孝文帝万分悲痛,五日不进水米,后来他又进入关帝山的幽静之处,隐居哀思。

孝文古碑体积之大,石质之坚,立于高山之颠远离红尘,应该说是能“万古流芳”了吧,但它却抵御不了千年风雨,说不定再过千年将消亡得面目全非。但在山下、在民间、在老百姓心中,孝文帝“绝食三日”的佳话却代代相传,越传越神。虽然已经过去了千年,但那段感动天地的大孝之举,却是一种魂灵的震撼和道德的洗礼,荡涤着世间尘埃。

“百善孝为先”,在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里,崇孝敬孝当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所以,在东社孝文庙里尊奉为主神,得到了古镇儿女的尊崇和祭祀,举荐为永世的“道德楷模”。

“忠义”和“孝悌”文化从其发源地狐爷山、孝文山沿西冶川、中西川和西冶河、中西河汇聚到东社古镇及截岔地区,留下了本地域特有的忠孝文化,形成了此地域人民忠厚老实、孝顺勤劳、朴素节俭、安于现状、拙于进取的性格特征。

清康熙八年版(1669)《交城县志》载:魏孝文庙,在县西北,曲里村、西社村俱有庙。

清光绪八年版(1882)《交城县志》载:魏孝文庙,在县西四十里东社镇半山之上,相传县极西境有孝文避暑山,故曲里、西社以及西山一带处处有庙与龙王、狐侯并祀,为祈祷雨泽之神。

县志上没有记载的,还有米家庄村茶房庙,相传系孝文帝途经此地喝茶处;崖底村也有孝文庙,更传说有孝文帝修的汾州大寺、梢则塔、九龙堰、万佛崖以及拓跋沟等地名。这么多的关于孝文帝的传说、地名和庙宇集中于东社古镇一带,肯定有它的历史渊源。

(三)佛教

关帝庙是东社古镇最大的、最古老,也是保存延续时间最长的佛教庙宇,建在村子的最高、最显要处,是古镇中方位唯一正南正北的的建筑和院落。如果分析不错的话,那它应该就是宋元时期的东社佛堂院。

在交城著名的佛教圣地玄中寺东碑房中有三块石碑,《大龙山石壁寺明禅师遗行之碑》、《宣授太原路都録安公行碑》和《宣授上都路都僧录宽公法行记碑》,立于大元国至元十五年(1278)、大元国至元二十七年(1290)、元贞元年(1295)八月、大德十一年(1307)十月,分别刻有“东社佛堂院住持广温“、”东社佛堂院住持从颜“、”东社佛堂院主洪来“等。当时交城佛教盛行,玄中寺规模很大,管辖的下寺众多,东社佛堂院是其中之一。

关帝庙清代乾隆、光绪年间曾有重修,碑称“关帝庙由来久矣,香烟缭绕。”由于自然和战争等历史原因,加之解放初拆除神像,改为东社完校,到上世纪70年代末已年久失修,毁坏严重,破败不堪。2009年村人大修主殿,新建东配殿,维修西配殿,重塑关帝圣像,又称伽蓝院,使古庙恢复了佛寺的本来面目,成为佛教活动场所(图1-61)。

关帝庙又称伽蓝院。伽蓝本是寺院的通称,此处是指佛教护卫寺院的护法神伽蓝菩萨关公(圣诞在农历五月初三)。

关公,字云长,三国时期蜀汉名将,山西解州人,以刚直神勇和忠信仁义出名,后代佛教将关羽奉之为神,称为“伽蓝菩萨”。伽蓝菩萨与韦驮菩萨是佛教大护法,伽蓝菩萨为右护法,韦驮菩萨为左护法。佛教将关公列入佛教,成为民间祭祀的对象,是为了促进佛教在民间的广泛传播。

元代时东社佛堂院供奉的是佛祖释迦牟尼吗?不得而知。关公成为东社古镇祭祀的主神,是因为修建关帝庙“可保桑梓平安世居”,关公还被奉为武神、财神,而且具有司命禄、佑科兴、治病魔、驱邪恶、诛叛逆、招财宝等无边法力(图1-62)。对于商业重镇的东社来说,财神是晋商们祭祀的最主要对象,也就可以理解关帝庙的兴旺发达,“香烟缭绕”了,这从已毁坏的关帝庙几十块古碑可得到印证。而从古镇所建的庙宇看来,也是以地域神为主,普世神很少,实用神较多。

佛教的“法轮常转”说称:人死不过是肉体的消灭,灵魂永存,灵魂要按人生前的善恶大小和修行深浅,在三世、六道间升降循环,转动不息。法轮就是“三世因果、六道轮回”的意思。三世是指前世、今世、来世,六道是指天、人、阿修罗(魔鬼)、地狱、饿鬼、畜生。有的老人在悲叹自己不幸的遭遇时常说:“不知前世作了什么孽,今世要受这种苦难!”也有人骂别人“是畜牲投胎来的!”因为法轮常转的思想使他们相信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前世种因,后世收果,今世种因,来世收果。佛教勾画的天堂、人间、地狱这幅世界蓝图,主要是引导人们努力修行,扬善避恶。用天堂来鼓励人们多做好事,用地狱来警告人们不可为非作歹。而这种本土化的佛教“法轮常转”说在旧时的东社古镇大行其道,深深扎根,教化民众,并有地方特色。

大家知道,戏曲最初是酬神还愿的活动,通常在迎社赛社的节日举行,所以它和寺庙结合紧密,大都建在大殿的对面,正对主神。但东社古镇有她的地方特点,东头和西头两座戏台均未与关帝庙、东西观音堂合建,而是建在东头和西头的中心广场即公共中心处,戏台的对面分别建有庑殿,庑殿供奉的神位为十殿阎君即村民所称的“十王爷”(图1-63)。

查字典,庑殿,在古代指正房对面的大屋,并不是传统建筑中等级最高的庑殿顶(四阿顶或称五脊殿,体现皇权、神权等统治阶级的象征),这与古镇庑殿的通称很恰合。古镇庑殿是庙宇建筑的规格等级,不是普通的民居,是“十王爷”临时居住的场所。交城平川也有正月十五祭祀“十五爷”的习俗,但庑殿大多是临时搭制的“神阁”。

十王信仰,指崇信和设斋供养冥间十王,祈求死后免受地狱之苦,转生极乐世界的信仰观念和修持活动。“十王爷”即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阎罗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平等王、十殿转轮王,各司其职,区别善恶,核定等级,发往投生。

每年正月十三晚上,东社古镇东、西庑殿正面、两侧面便会准时挂起“十王爷”神祇,中间为地藏王菩萨,“十王爷“分列左右,每两幅图配有对联一副,有”且看那刀山剑树,那怕你铁胆铜心“、”善恶到头终有报,恶到顶点胆自寒“等。但这种神祗不是泥塑的、长久的,而是在社节中临时悬挂的、民国时是用丝绸上绘画制作的神祇,每个阎王下面还有自己分管职责下的各种处罚场景,显示”十王爷“的威严和震慑,警示教育人们从善戒恶。十八日倒社,将神祇卸下卷好,放入专用木筒中锁住,准备来年再挂。

古镇民俗,农历二月初二时庑殿还会用作挂药王爷孙思邈神祇,供献、祭祀等。

听老人说,村人死后在出殡的前一日晚上,孝子们以前都要到城隍庙烧奠王纸,告知阎王爷即预先报道。后城隍庙1938年被日寇烧毁后,城隍爷被搬到西观音堂,烧纸处也随迁,1958年城隍爷在大炼钢铁的运动中被出售烧成铁水,烧奠王纸最后才移到东观音堂。

说到这里,啰嗦几句民间“过七”与“十王爷”的联系。按照当地民俗,村人死后,后人要从其死之日起,每七天烧一次纸,烧七次,分别叫头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共七七四十九天,此为“过七”。

人死到阳曹地府后,十殿阎君即“十王爷”将依次将亡者提询,以生前所作所为、善恶是非加以侦讯。先过前七殿,儿女烧七,希望父母在阴间能安然舒适,一路顺利。四十九天后移送阴曹“法院“,经四审,每十日为一旬,调审一次,四审便是四旬,共八十九天了,再过一旬就是九十九天烧百天(过百儿),因此有了短百天、长周年的说法,再拜第八殿都市王。烧一周年拜第九殿平等王,烧三周年拜转轮王后,决定如何投生,转入来世。这就是民间过七、过百儿、过周年、过三周年的意义。

除关帝庙、庑殿之外,东社古镇还有东观音堂(图1-64)、西观音堂两座佛教庙宇。从字面上看,应该是供奉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的,但从村人的调查中,东观音堂主供的是道家的“三霄娘娘”,西观音堂因为塌毁,村人并不知供奉何方神圣,只记得东西配殿中为阴曹地府18层地狱景象,均为泥塑,各狱鬼吏突眼切齿,阴森冷酷;各种冥刑狰狞恐怖,惊人心魄。它将庑殿的抽象画面转为神形兼备的实体,教化民众,实际上为佛家地藏菩萨殿,与庑殿同一范畴。

这大大小小的关帝庙、东庑殿、西庑殿、东观音堂、西观音堂等佛教庙宇,足以说明旧时东社古镇佛教活动的兴盛和佛教文化的发达。

图1-55 东社古镇民国中期宗教建筑分布图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56 现状天主堂大门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57  天主教堂侧立面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58 天主堂大门1950年旧貌(顶部钟楼已拆)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59 狐神庙(孝文庙)遗址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60  狐爷山庙宇群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61  关帝庙举行法会2014.4.5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62 关帝庙关圣帝君塑像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63  西庑殿现状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64  东观音堂大门遗址现状
2016年12月17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