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转载】吕保国:一个平凡人的不平凡人生   

2016-03-30 22:27:25|  分类: 东社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平凡人的不平凡人生

——记交城县东社村民解斌辉

解斌辉,小名反家,今年已80高龄,一米七的个子,稍胖微驼的身形,满头的白发,布满额头的皱纹,经常穿着整齐干净的衣服。在东社街上绝对是一个朴实、平凡的人,但他却受到村民的一致称赞和尊敬,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他具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更重要的是他有豁达平和的心态、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对家庭的责任与大爱。

解斌辉,属鼠。1936年2月出生于东社村一个家道中落的农民家庭。

1953年东社完全小学校高小三班毕业后,考入汾阳中学上学,1956年春后参加工作。

起初在太原钢铁厂供销科当统计,时间不长,下放到柴村、呼延村,半年后分配到古交钢铁厂,下马后调到太原东山向新企业公司管理犯人。

1962年国家困难时期,申请回村,成为农民,参加生产劳动一直至今。

解斌辉1957年冬与庄头村马慧结婚,1958年妻子在太原太行仪表厂参加工作,1962年被压缩回村。

解斌辉夫妇于1962年、1965年、1967、1969、1972年先后生下四女一男,分别为解利萍、解俊萍、解秀萍、解建宁、解燕萍。儿女多且小,一人劳动,家庭负担越来越重,每年口粮都有问题,生活困难,勉强维持。

解斌辉先后在生产小队、大队粉房、翻砂车间、化工厂、磁选厂当过计工员、制粉工、铸造工、会计、泵工等。由于家庭的经济压力,在粉房做的时候,工分挣十一分,下午做完粉后还要再跟上农业社劳动,这样可再多挣个三、四分工。

再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子女们的长大,家景逐渐变好,四个女儿先后出嫁,儿子成婚,一家人其乐融融。

解斌辉爱好武术,从16岁上高小时便开始拜师本村张诚恭习武。

刚开始时,在师傅家学习,后到戏场院、武家坟、门前渠等地练习。因要上学,主要是在礼拜日到师傅处取经,平时早晨和下午放学后练习。主要是练长拳,包括十二弹腿、绵掌、勒拳、二郎拳等,还练习过单刀。

不管是严冬酷暑,解斌辉都要摸黑起来在场子里练习套路,举石锁锻炼臂力。到汾阳中学后坚持锻炼,练习单双杠,还参加过学校技巧队。

1962年回村后又持续练了三、四年时间,还带过几个小徒弟。后因家中孩子多,经济紧张,便顾不上了。

尽管习武时间不是太长,但同他一起开始练武术的人也不少,像他那样坚持下来的人不多。

就是这样的习武经历,不但使他增强了体质,而且也学到了吃苦耐劳、坚韧不拨的精神,为他以后的生活奠定了体魄和信念的基础,以致能勇敢地直面人生的不幸遭遇。

解家是革命家庭。

解斌辉爷爷名解如福,二爷爷叫解如寿。

解如福生有解生和、解生为二子一女。解生和生解斌光、解斌辉、解斌耀三子一女。

解生为(又名解起华),1946年入伍,1949年参加解放新疆战斗,进军南疆喀什市疏勒县,任第二军工程团运输大队一连连长;1955年调往农八师石河子23团3分场任场长,保卫边疆,参加生产建设,积劳成疾,于1971年12月4日病逝。

因二伯解生为和二婶未有生育,故将解斌辉三弟解斌耀收养为子。

解斌耀(蛇仁子),1951年10月到达新疆上学,1962年在建设兵团144团(石河子市)参加工作,先后担任农机驾驶员、连队统计、连队指导员、团机关科长,2005年10月退休。曾前往巴基斯坦参加援建喀喇昆仑国际公路建设。

解斌辉哥哥解斌光(解来大)参军更早,1944年8月入伍,任吕梁军分区后勤部第三兵站通讯员,1948年8月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进军新疆,南至和田。1953年转业到地方,先后任新疆阿图什县产品收购站站长、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畜产品分公司经理、外贸局副局长、党组书记兼局长等,1988年11月离休,享受副厅级待遇,2002年12月病逝。

解如寿(外号冷蛋子)只生一子解生贵(小名虎儿),为东社村早期的被秘党员,抗战胜利后第一任村长,1946年参军,后牺牲在河北省张家口市,为革命烈士。

解家原是东社村比较富裕的家庭,这从解家现存整齐的四合院、精致的木雕门窗和已拆毁的旧式砖雕大门可见一斑。

民国期间东社为交城县四大镇之一,由于地处交通要道,商业经济活跃。

解家就在此期间起步,经济就是从解斌辉爷爷解如福和娘娘“科儿老婆”手里闹腾起来的。

解如福和妻子都是脑筋活泛的人,特别是妻子,村人称其为“佘太君”。刚开始做些核桃仁、杏仁、骏枣等小买卖,有点积蓄后,便开商铺,挣下钱后购地置房,逐渐发展壮大,地多时还需雇长工、短工。

科儿老婆特别精明能干,她开铺子,但不识字,不会记账,一天的买卖流水都记在心里,到晚上时便会一桩桩、一件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文化人记下来,一般人比不上。要不然村人倒歇时说,要找老婆就要找科儿老婆那样的。

1937年底,日本人轰炸东社村后,商业活动停止,解家从此凋零,经济一蹶不振,每况愈下。

解斌辉父亲解生和,小名贵清子,也遗传了父母的商业才能,经常赶着驴驴车做小买卖,来往于山区平川,地里的事从来不管。贵清子关系广泛,爱交朋友,嗜酒如命,酒壶不离身,喝酒如喝水,严重伤害了身体健康,后得了食道癌,1952年病逝,死时才47岁。家中顶梁柱没了,解生和一家更是雪上加霜,愈加不景气了。

父亲死时,解斌辉才17岁。就在这一年,他考入了汾阳中学。少年丧父,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打击。

经济上无依靠,汾阳中学毕业后,解斌辉便未上高中,直接参加了工作,也由此有了收入。但随着1957年的成家,62年的压缩回村,几个孩子的连续出生,家里常常是入不敷出,勉强度日。

解斌辉成婚后,母亲到了新疆和哥哥、弟弟、二伯相依为命,生活了30年,一直到1985年年老时才回到家乡。

母亲走后,娘娘虽然身体还行,但要照顾老人的日常生活责任便落到了他们夫妻身上,后来娘娘到姑姑家生活,直到1977年去世回村埋葬。

母亲1986年回来后,生活了十年,于1995年逝世,享年83岁。虽然病的时间不长,临死前伺候了两三个月,是老病,没有多拖累,但正好在妻子病重期间。

解斌辉夫妇先后生下四女一男,随着人口的增加,经济负担越来越重。除解斌辉常年参加农业社劳动外,马慧也在整理家务和养护孩子之余,参加农业社劳动,多挣点工分,以弥补家用,共度难关。

此后,随着农村改革开放的推行,土地的承包,儿女的逐渐长大,男婚女嫁,虽然不太富裕,但生活越变越好。解斌辉在外劳动,妻子料理家务,家庭和睦,家中充满了生气和快乐。

但天有不测风云。

不知从啥时起,妻子马慧有了高血压。农村人不检查,头晕也不当回事,结果导致在1985年脑部出血,昏迷不醒,被人抬到了沙沟医院。多亏抢救及时,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大病减轻了。

出院后,妻子留下了后遗症,说话口吃,手脚僵硬,勉强能吃饭、穿衣,尽管行动迟缓,但还能到室外走走。这一来,家庭生活便受到了影响,解斌辉要在村翻砂厂做工,地里还得动弹,孩子们要上学,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等日常事务便由老母亲和孩子们帮忙。

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三年后妻子的半身不遂病情逐渐加重,再到后面便是卧床不起,全身失去知觉,起床、吃饭等都不能自理了。

几个女儿早早出嫁,儿子和小女儿还在上学,老母亲和孩子只能临时帮点忙,做些琐事,在这种状况下,伺候妻子的重担便落到了丈夫解斌辉的肩上。不得已,他要一心一意照顾病妻,还得抽时间出去耕种自己家的田地,还得照顾耄耋之年的老母亲。

每天,解斌辉要为妻子起床穿衣、洗脸洗脚、端汤送水、喂药喂饭、揉肩捶背、擦身换衣、端屎倒尿等,这样繁琐的工作他从未落下过一次。早上5点多便要起床,清洗妻子当晚换下来的尿布,穿衣洗涮;吃饭时,她先给妻子围上围巾,然后一勺一勺地喂,喂完饭,又细心地替妻子擦拭嘴角。晚上临睡前,他要用热水把妻子全身擦拭一遍。由于妻子大小便无知觉,每晚要尿床五六回,几乎每半个小时就要醒来一次,他便不脱衣服睡觉,帮她翻身、换尿布,细心侍候,从不厌烦。为了防潮保暖,她准备了多套被褥,及时晾晒更换,即使在夏天,房间里也没有一点异味。对此,解斌辉从没有抱怨过,就像照顾婴儿一样悉心呵护妻子,体贴入微,任劳任怨。

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到最后二年,妻子大小便失禁,经常往被子里尿屙,搞得被子、褥子不堪收拾,作为丈夫的他只得一遍遍地刷,一遍遍地洗,一遍遍地搭在炉子边上烘烤。在他精心的照顾、关心下,妻子的被褥始终没有污垢,妻子从头到脚也是干干净净。

解斌辉细致,有耐心,从不因伺候妻子而抱怨一句,从不因肩上的担子重而发一次脾气,即使在妻子因病烦躁时。

患难见真情,日久见人心。

看着自己心爱的丈夫忙碌不停的身影、日渐憔悴的脸庞,马慧泪眼婆娑,为自己拖累了丈夫懊恼不已。观察到妻子的这些心态后,解斌辉安慰妻子:“你在家就好,你虽然瘫痪了,但我们还是一家人,是一个完整的家。不要有其他的想法,看看咱们的儿女都已成家,孙子外孙都有了,你看他们多么可爱!“解斌辉情真意切的一番话,让妻子感动得泪流满面。妻子知道,丈夫的爱,成了命运对自己最大的善待和慷慨。

妻子看到的是他那张关切、疼爱的笑脸,听到的是一句句关心体贴的问候,每天妻子看到丈夫为她做完一系列的护理后,头上流淌着汗珠,总心疼地说:“反家,我拖累你了,以后,不用再为我经常洗头、洗脚、按摩了,我实在不忍心让你整天这么辛苦呀,这个家没有你就塌了“。听着妻子这么一说,解斌辉非常感动,便笑着对妻子说,“老婆,您放心,我练过武术,身体棒着呢!再说谁愿咱们是夫妻呢,我不照顾你谁照顾?”多么朴实的话语,多么善良的丈夫呀!在这个家里,他就像一台机器,不停的日夜忙碌着,从没叫过苦,说过累,一如既往地重复着看似简单然而却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小事情。

“我有一个好老汉,没有他,我活不到今天,全凭他照顾,这个家一直就靠他撑着。“谈到丈夫,妻子哽咽地说。

1995年,屋漏偏遇连阴雨,年迈的老母亲又得了老病,需人伺候。解斌辉更是忙碌不停,收拾床铺,打扫卫生,更换尿裤……。三个月后,母亲看着辛劳憔悴的儿子和瘫痪在床的儿媳,遗憾的闭上了眼睛。

妻子从脑出血到半身不遂,从半身不遂到全身瘫痪;从吞咽困难到不会说话、不会进食,太过凶残的病魔,最终使妻子未能摆脱命运的安排。在母亲去世两年后的1997年1月,妻子马慧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丈夫,走时才57岁,这是让人何等的惋惜和揪心啊!

中年丧妻,这是解斌辉人生的第二次打击,那一年,他61岁。不,确切地说,已不算是中年,算是进入老年了。

由于长年照顾妻子,他的家庭经济来源很少。妻子死后,为了维持生活,年过花甲的解斌辉到交城县夏家营找了个临时磅工,刚工作了一年多,结果他又不得不急忙回到了家中,因为有更大的灾难在等待着他。

命运似乎在有意捉弄解斌辉,灾难再一次降临到他的身上,这次是他唯一的儿子解建宁,而这突然的变故和打击,使他再次陷入了十年的磨难中,而且这一次更加艰巨。

解建宁,小名牛牛,1969年出生,是解家的独生子。因家庭困难,念完初中便辍学,和父亲共同承担起家庭的重任。除参加农业劳动外,还在当地水泥厂打工以弥补家用。1989年结婚,分别于1992年和1998年12月养下两个儿子解振兴、解振华,小家庭也还算过的凑合。

1999年3月15日(农历正月二十八),正在沙沟村宏海铁厂做工的牛牛,从平车上往下抬电杆时突然滑脱,被沉重的水泥电杆砸倒在地,当即不省人事,先被紧急送往交城县医院,由于病情严重,后又匆匆转移到太原市省人民医院,经医生检查诊断后,确定为颈椎断裂而引起的高位截瘫,当时牛牛刚满30岁。

这对已63岁的解斌辉老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当头一棒。他顾不上多想,便紧随儿子来到医院,面对着一道道的病危通知书,陪伴了儿子好几个月的持续检查、治疗和看护守候。

经过艰苦的治疗和着急的等待,失去知觉的儿子牛牛在一个月后才慢慢醒来,侥幸活了下来,后来慢慢有了记忆,脑子逐渐清楚起来。但是,头部以下干脆无感觉,四肢不能动。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打针、吃药、固定、手术等,真是受尽了洋罪,父亲泪流满面,但抹掉泪水后还得插尿管、倒小便,还得处理屙在床上的大便,还得安慰儿子,那真叫个身心疲惫!真叫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刚开始还期盼儿子能站起来的解斌辉,充满希望地帮助儿子,然而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到出院时,牛牛脑子清楚了,还能说话,但由于颈椎断裂而引起运动神经破坏,双下肢完全瘫痪,唯一能让这个执着的老人感到释怀的是:他儿子的命保住了,但他曾经像宝一样的独生子却成为一个处处需要照顾的“半植物人”。在这几个月筋疲力尽的抢救中,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消瘦的身体没有停过一分钟,憔悴和落魄写满了他的整张脸。原来妻子是半瘫,现在儿子是全瘫,老天爷呀!这可怎么办呢?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儿啊?

牛牛是外伤引起的颈椎断裂从而导致的高位截瘫。高位截瘫患者由于病程长,长期卧床,并发症多,这些并发症与原发病形成恶性循环,不仅增加患者的痛苦及经济负担,而且会因病情加重而危及生命。这种病需要精心的治疗及护理。

尿闭屎闭,小便需用导尿管才能排出,大便需用“开塞露”药物帮助排出;从腰部到脚不会出汗;从上腹部到脚20小时疼痛,有时如万根针扎,有时如刀搅,有时如火烧,并且整个下身像被水泥灌浆了一样僵硬的疼痛。

因为家庭的窘境,进一步的治疗是谈不到了,只能放弃治疗,精心的护理了,预防和控制并发症的发生,尽量延迟寿命了。但这对60多岁的老父亲来说又谈何容易呢?

儿子牛牛发生事故时,大孙子解振兴8岁,二孙子解振华才刚刚1岁,儿媳妇还要照看孩子,还得做饭、洗衣、干日常家务,女儿们也各自成家,都有自己的孩子和生活,只能临时帮忙一下。看护儿子的重任自然落在了解斌辉身上,用他自己的话说:“能怎地哩,只有累自家。”

牛牛双下肢瘫痪,无知觉、大小便失禁,生活根本无法自理,吃、穿等日常生活完全靠别人伺候。

每天三顿饭都要喂,白天黑夜还得喂水,隔一段时间还得换洗衣裳;儿媳妇一年后走了,所有家务都落到这个老人身上,每天还得早早起来看火、做饭,抽时间打扫、洗涮等,黑夜还得起来几回。一年难得到街上一次。

儿子瘫痪在床,剧烈的疼痛常常让他难以忍受。看着在痛苦中挣扎的儿子,解斌辉无声地跟着流泪,寸步不离守护在床前,安慰他、鼓励他。白天没有一丝的空闲可以坐一会,晚上也陪伴在他身旁,只要儿子一有动静,他就马上起来。

牛牛大小便失禁,刚开始几年一般屙尿还能知道告诉人。但由于便秘时候多,大便干燥,还得人帮忙翻过身来,拿棍子将大便圪捞(拔拉)出来,拿簸箕端出去。原来尿接上小盆,后来小便无力甚至有了尿潴留,只好又插上尿管。

长期卧床最怕的就是褥疮。老人没条件购置褥疮垫,就在炕上横打了一根梁,使被褥悬空,为了使睡觉不压人,上面铺上了厚厚的海绵垫子,这样既能通风透气,又能正常睡觉。

同时为了使儿子呼吸到新鲜空气,解斌耀还要经常开窗通风透气,搞好室内和个人卫生;他勤洗被褥、衣服,使床铺保持清洁、干燥、平整;他给儿子勤洗头,用毛巾给儿子擦身,经常用温水冲洗或擦拭会阴部。

儿子因不能活动,皮肤感觉丧失,没有正常皮肤的疼痛刺激信号,容易发生褥疮,长期卧床导致血淤积致使皮肤缺血坏死。因此老人经常给病人翻身,亏了他当年喜爱武术和劳动练就的体质,他能一个人翻动没有半点支持能力的儿子;为预防肌肉萎缩及关节挛缩,给儿子进行上肢、下肢肌肉及关节的活动,进行肌肉按摩运动,以改善局部血液循环,促进组织修复。但每次下来常常是非常劳累,筋疲力尽。

在他的精心看护下,儿子能卧在床上生活10年时间,并在儿子卧床的10年时间里,没有发生过一次褥疮,这背后包含着老父亲的多少爱与心血,这真是父爱的奇迹。

丈夫瘫痪在床,整个家庭无经济能力,又有两个儿子要养活,在这样的压力下,为了生存,牛牛妻子在发生事故一年后,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了这个家庭。

本来儿子发生事故,生活不能自理,觉得自己是累赘,心里就十分烦恼,特别是媳妇走后,更加悲观,三番五次想轻生,但鉴于他的情况,想轻生也无能无力,只能嘴上说说。这时解斌辉还要消除儿子的各种顾虑,从思想上开导,从各方面给予体贴和照顾,让儿子感到些许温暖。

发生事故后,宏海铁厂除解决了医院住院治疗费外,经济补偿一直没有落实。整个家庭没有收入,亲戚、女儿们帮忙一些,但也是杯水车薪,生活相当困难。

三、四年后,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经公社从中调解,厂里作为一次性补偿,给了解斌辉5.5万元,儿媳妇还要抚养孙子,拿了一半,留下一半钱,这又能做什么呢?只能勉强维持日常的生活,进一步的治疗更无从谈起。

在发生事故的第10个年头,2008年9月19日,儿子解建宁走完了他40岁的人生,离开了一直守护在他身旁的父亲。这是解斌辉经受的第三个打击。晚年丧子,而且是独生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谁能受得了!这年他已72岁,已到了古稀之年。

原指望给自己养老送终的儿子没有了,但日子还得过,生活还得继续。

解斌辉是一个朴实的人。他没有感天动地的事迹,没有振耳发聩的表白,他以一个平凡人的心态,默默的做着他觉得应该做的事,把“尊老爱幼”的中华传统美德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里,用实际行动,用不平凡的人生,抒写着“热爱家庭、无私奉献“的朴实与无华。

解斌辉是一个执着的人。面对不幸遭遇,他以自己的坚强和毅力独自行走在一条看不见终点的路上,苦苦支撑起了这个濒临破碎的家。二十多年来,他坚韧不拔、无怨无悔,悉心照料着瘫痪的妻子和儿子,用实际行动诠释着患难夫妻、父子情深的真爱与家的含义,用内心的坚守兑现婚姻承诺和责任,诠释着丈夫和父亲的忠贞和担当。

解斌辉是一个高尚的人。他的所作所为,感动了老人,感动了妻子、儿子、女儿,也感动了所有村民,他的事迹在当地被传为美谈。他是一位心地善良,情操高尚的人,他为传承传统美德,创建文明家庭,构建和谐社会发挥着平凡男性的光辉。

解斌辉是一个豁达的人。二十多年如一日,伺候瘫痪病人,这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但更难得的是他有平和的心态。从他身上,从他不多的话语中,我们看到了乐观、看到了理解、看到了对家人无私的爱,他用这样无尽的爱,传递着人间最真最美的感情。

生活坎坷伴随解斌辉的一身。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伺候老、伺候中、伺候小,硬伺候了一辈子人。老婆、儿子瘫痪均为10来年,拖累住啥也不能做。

我们在和其座谈时,他说:“遇到这种事情,当时我思想也痛苦,也急,日怪命运怎么这样折磨人。时间长了,想开了,也没办法,变又变不得,只能接受,认命。“

“我是这个家里的男人,我要爬下,这个家肯定就垮了!我就是这样一个性”皮“命硬的人,打心里,不能退缩,决不能放弃。都是自己的亲人,做这些事理所应当,义不容辞,没有什么值得炫耀,更没有什么值得同情。“

儿子出事后,有人说:“刚刚伺候完妻子,你也年纪大了,雇个伺候的人吧?“解斌辉说:“一来经济不行,二来雇佣的人还能如自家伺候歇心,谁能物地(那样)个伺候,不能物地(那么)做,咱就没有靠人的命,你不承担谁承担!既然老天让你磨难多,再多一次又能如何!”

因为长期的操劳,解斌辉得了高血压、心脏病、高血糖等病,也常吃降压药。原来每天紧张的节奏松驰下来,心情也好些了,但年纪大了,病也跟来了。就像他自己说的,伺候病人时没病,不伺候了才有了病啦。其实当时他根本顾不上自己的身体检查。

前两年因为心力衰竭,解斌辉在交城医院住院半个月,病床上他对焦急的女儿们说:“别怕!经历了你妈和你弟弟的事情,还害怕些啥!像我这么大年纪了,再重的病也能承受。”

儿子走后,他振作精神,告别了以前长期呆在家里倍受煎熬的孤独时光,生活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每天早晨起来活动活动,收拾家里也就到了中午了,吃饭后到村老干部活动中心、戏台上和老人们倒歇倒歇、看看电视等,下午五点左右回家,晚饭后看看电视、按摩按摩,十点钟准时睡觉。

他坚持每天按摩身上,临起、临睡前每天两遍,按摩各个穴位,从头上太阳穴到脚底涌泉穴上,按摩一次一个多小时。他说:“这也得益于练武术时我师傅的教导,现在一身毛病,按摩帮助很大,所以从不脱空。现在看来,能挺过二十多年的伺候瘫痪病人的光阴,也和年青时习武有很大的关系,锻炼了我的体质和意志“。

解斌辉告诉我们:人活的主要就是个精神,活的个心态。他每天坚持在搜集来的报纸上练习毛笔字,尽管手有时还颤抖。他说,练书法时不谋其它事情,能放下心来,清静、愉快,能锻炼耐力,有益身心健康。“

他还说:“人都是逼出来的。遇到困难人必须要想开,不想开把你能憋死,你死了,家也毁了。我能活到八十高龄,多亏我有一颗平和的心和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我这人天生没有靠人的命,只有靠自己“。

二十多年的磨难,并没有改变他爱好的习惯,他还是常常将自己的房间打扫的窗明几净,生活用具整洁光亮,穿的衣服整整齐齐。

二十多年来,他一直守在家中伺候病人,儿子瘫痪失去挣钱能力,他的家庭十分拮据。在此期间,生活平平的女儿们、在太原的姐姐、在新疆的兄弟们、村民等亲戚朋友也都曾经帮助过他。

后来在上级部门的关怀下,村里为解斌辉办理了五保手续,每年可领取二千多元,还可得到每月90元的养老金。得益于国家的好政策,政府给村民危房改造资金,村里给解斌辉家9000多元,将他所住的危房及时进行了维护,他又入了农村医疗保险,有了基本的生活保障。

但是从去年开始,国家整顿规范农村养老制度,解斌辉享受了四、五年的五保户实惠没有啦,更糟糕的是,原来的低保也舍耽(耽误)啦,转眼间他又成为没有经济收入的困难户了。

现在的他,一个人生活,女儿们隔段时间来看看,帮助做些家务。好在儿媳妇又嫁到本村,两个孙子还常来一下,有时还跟他一起睡,聊以打发老人的孤独时光。

从1952年到2008年,解斌辉经历了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的人生“三大不幸”,生活遭遇可想而知。

从1985年到2008年,23个寒来暑往,8000多个日日夜夜,为娘娘、为母亲、为病妻、为儿子,解斌辉坚持不懈、不离不弃,演绎了一段又一段尊老爱幼、无私奉献的真情故事,他是这个家庭无法割舍的好孙子、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人生有几个23年,他守住的是做人的道德底线,支撑起的是一个温暖的家。

解斌辉用一双坚强的臂膀支撑起了这个家的“整片天”,他一直默默地承受着这副生活的重担,从来没有半点怨言,仿佛这天生就应该是他所要完成的使命,他用点点滴滴,用平凡的事诠释着一个人间的真、善、美。

痛苦折磨了他的肉体,却提升了他的灵魂,因而,他只善待痛苦,不拥有痛苦!

他是一个平凡的人,他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平凡人!

在此我们只想把解斌辉的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只想把这份悠扬绵长的真、善、美,传递的更远,传递的更广。

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2016年3月10日,又传来了解斌辉因脑梗住入交城人民医院的消息。

老天爷啊!难道你还要折磨这位多灾多难的老人吗?你为什么就不能保护保护他呢?

2016年3月28日

吕保国:一个平凡人的不平凡人生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