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52的博客

镜头记录历史,影像见证时代;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是我们摄影人不懈的追求。

 
 
 

日志

 
 

【转载】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2017-05-19 21:28:42|  分类: 东社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

(三十)

吕保国


(六)炕儿的情缘

炕儿是古镇居民生活的中心。

当在滚烫的火炕上降生的那一刻起,炕儿已经将温暖和爱烙进了我们的骨子里,实实在在。

我们的第一声哭啼,就是在这炕儿上发出,一离开母亲温暖的腹腔我们就享受到了土炕的温暖;是炕儿,烘干了我们周身湿漉漉的羊水,脱离了母体的依赖;是炕儿,烙干了我们尿湿的褥子,给我们一片片柔软和净爽;是炕儿,一回回焐热了我们在雪地上冻红的双脚,把我们带入甜美的梦乡;就在这炕儿上,我们无数次钻进母亲像火炕一样温暖的怀抱,贪婪地吮吸甘甜的琼浆;就在这炕儿上,我们蹒跚着从炕的这头走向那头,欢乐的歌声铺满了一炕;就在这炕儿上,我们歌唱着妈妈教给我们的最纯朴歌谣,表演着阿姨教给我们的舞蹈;就在这炕儿上,我们摆弄着鲜艳的布老虎,玩耍着不断翻滚起伏的“扳不倒儿”;就在这炕儿上,我们拉扯着几个人合盖的被子,承受着父母不时打过来的“笤帚把子”……农家的孩子就在这炕儿上一天天地成长(图1-306)。

从炕儿上爬起,我们背着书包,走向课堂;冬天夜里,我们围着被子就着油灯,在炕桌上拿起了课本和纸笔;就是在这炕儿上,我们听父母亲讲着祖宗八代的历史、村里的生活琐事、村外的诺大世界,慢慢进入梦乡;就是在这炕儿上,我们学会了捡豆子、剥玉米、做针线、缝衣服,看火做饭,烧水捣炭,照顾弟妹;就是在这炕儿上,父亲成了我们人生的启蒙老师,我们萌生了像父亲一样顽强拼搏的远大志向;就是在这撒满了花生、红枣、核桃、栗子、硬币等的炕儿上,我们娶来了像火炕一样朴实、温暖的姑娘;是火炕,让我们的蜜月更火爆更炽热,是火炕,使我们的日子更甜美更芬芳;就是在这炕儿上,诞生了我们的儿子和女儿,也诞生了我们的希望和理想(图1-307)。

时光在静静地流淌,一家人的欢乐和忧愁也会在这炕儿上延伸。炕儿上的土墼换了一茬又一茬,炕儿上的主人换了一代又一代,生死轮换,繁衍不息。坐在这炕儿上,我们看着窗外的四季变迁和沧海桑田;睡在这炕儿上,我们似乎与先辈们住在了一起,与他们做着对话,听他们讲那些流走的岁月和值得珍重的往事,感受到了先祖们的呼唤和嘱托。

离开家乡的日子,常常梦到温暖了我们童年记忆的火炕,收获了我们人生经历的火炕,也焐热了我们未来美好的希望。

(1)休息和养生

古镇村民的炕儿和他们的性格一样,宽而厚实,它们占据了屋子的一半位置,四、五个人甚至七、八、十来个人、祖宗三代并排儿躺着。过去,家里人多房少,全家人均在一盘炕儿上睡觉休息。炕大,屋子便暖和,也暗示着家里子孙兴旺,多子多福,也就成了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的重要场所。

坐在炕儿上,我们很容易看到窗外的风景。下雪的时候,小院里诗意更浓,灰色的枝杈上覆盖着一层白,树梢尖上摘剩的柿子红灯笼似的亮在那里,在一地洁白里分外夺目。这时候,孩子们在满天飞舞的雪花里你追我赶,滚雪球,打雪仗,大人们则猫在暖气融融的屋里,盘腿座在炕头,做着家务。不一会儿,孩子们从寒冷的室外跑回来,爬上炕头,将冰冷的双手脚伸进了温暖的炕毡被垛之下,暖暖的棉絮,热热的炕头,很快全身就会变得暖和起来。有时,早晨起来,窗户上的玻璃会呈现斑驳陆离的窗花,从室内往外看十分模糊,孩子们往往在窗花上用手指与呵气开出一线天地,窥视外面的世界。寒冷的冬天,我们常常穿上母亲夜里铺在炕头(火火头)早已温暖的棉袄、棉裤、衬衣、衬裤,奔向学校的课室。

晚上收工,男人们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里,首先看见的是这无遮无挡的火炕,这时你会感到温暖无比。坐在热乎乎的炕头上,又舒服又解乏,任凭狂风吹打窗棂的嚎叫。放下饭碗,四仰八叉往炕儿上一趟,无忧无虑,鼾声如雷,任你千呼万唤也休想把他们从酣梦中唤醒。(图1-308)

古镇还有句老话叫“老婆孩子热炕头”。由此可见,“热炕头”在居家生活里的位置有多重要,一个人在家中的地位和受重视程度,从他在炕上睡觉的位置就能看出来。一般来说,最暖和的“炕头”都留给家中辈分最高的主人或尊贵的客人寝卧,而年轻人则睡在“炕梢”。

家乡人的热情从“炕上”就能窥知一二。冬日里,如有亲戚朋友来临,主人迎客的第一句话就是“快脱鞋上炕,坐的火火头热伏伏地……”客人身体上的寒气一扫而光,心里也感到温暖。

家里来客人或亲人探家时,主人便会使劲添煤加灶,老害怕来人受冷。一钻被窝,顿时觉得一股热流包裹了全身,觉得通体舒泰。但对于久睡木床的人来说,有时便成了一种韩式烧烤。

家乡不但有火炕的温暖,还有亲人的温暖,只有回到老家才能真正有到家的感觉:

外婆土炕

吕保国

昨宿外婆土炕,重回少年时光,

怎奈久居木床,夜晚眠醒间趟。

外婆惟恐不暖,土灶硬炭火旺,

家冷炕烧失常,辗转反侧频忙。

但有外婆知恙,关心问候身旁,

天伦之乐相伴,幸福快乐荡漾。

父母双双早亡,幸喜外婆命长,

九十身体尚朗,祝愿福寿安康。

2016年1月12日

在古镇,火炕历来有“在睡觉中养生“的美誉,它会在自然中祛病强身。

冬天又冷又长,白天辛勤劳动,晚上在炕上一躺,平时积累出来的腰酸腿疼很快就会消失。睡火炕的治疗效果不亚于理疗,不知道现在的电烤、电磁波疗法是否受过火炕的启发。

小时候,碰到感冒发烧、肚子不舒服也不必惊慌,母亲把炕烧得滚热,大被一盖捂出一声汗,一觉醒来多半也就好了。

睡暖炕,舒筋活血,特别是身体虚弱的老年人更适合。但要注意火炕不能烧的过热,否则会容易“上火”,早晨起来有口干舌燥的感觉。还要注意要经常让火炕过火,长时间停火的土炕会阴凉潮湿,不能睡人,否则容易受凉。(图1-308)

(2)交往和礼仪

炕儿,也是庄户人家招待亲戚朋友的地方。

“炕上座,炕上座”,还没等客人进门,已在玻璃里瞄见的女人慌得放下手中的活计,溜下炕,撩门帘扑雪,招呼着来人上炕。

如果是家里的亲戚,一般也不会客气,脱掉鞋子,盘腿坐下;如果来客是不熟悉的人,或在炕上盘不住腿,或是因为穿的袜子前露趾头、后露脚后跟儿,一般是不肯上炕的,便坐在了炕楞上。那年代吃的不宽裕,家中来了亲戚或有下乡的干部,做点儿好吃的,炕桌上剩下的饭菜,小孩们也能沾点光。那时,孩子们都盼着家里来客,却不知道父母为客人的饭菜,要费多少周折。

“上炕,上炕,来坐的火火头”这是古镇人旧时待客的隆重礼数,主人是否热情,由此就能窥知一二。只要来人,通常请你上炕,上炕是对客人的敬重。如果你拒绝了他们就会觉得生分,话题也会少了许多。如果主人吆喝你上炕,你二话不说,鞋一脱,上炕,主人定会高兴,跟你海阔天空瞎侃聊天。这个时候,人和人之间就没有了虚伪、地位和隔阂,只留下真诚。也只有在火炕上你才能真正懂得家乡人的敞亮和憨厚。

只要坐、躺在家乡的炕上,就有唠不完的话,说不尽的事,就能感受到家人的亲切和关怀(图1-309):

看外婆

吕保国

腊月二十五偕妹老家探亲有感:

腊月年味荡,兄妹回故乡。

外婆慈且祥,早早瞭和望。

进门迎上炕,急问家近况。

看灶弄火旺,兄妹齐帮忙。

和面炒菜尝,午饭饱与香。

晌午躺炕上,外婆身边傍。

害怕外甥凉,轻轻盖衣裳。

嘘嘘问寒暖,娓娓入梦乡。

边握妹手掌,边倒歇家常。

亲切忆旧样,温馨溢满房。

依依别家乡,外婆送街巷。

双手拄拐杖,两眼泪湿眶。

嘱咐兄妹忙,不要常探望。

路上须安康,身体应无恙。

回首再看场,外婆还在望。

老人亲情彰,跃然入画廊。

外婆命沧桑,年青丈夫丧。

一双儿女养,孤寡无依怅。

凡事好处想,豁达性倔强。

苦尽甜来淌,子孙后代昌。

耄耋体尚朗,吉来幸福张。

人生只一晃,应惜此时光。

亲情心中装,时时不能忘。

经常要看望,不把遗憾藏。

但愿此景长,年年往回趟。

就像瓜与阳,时照时舒畅。

2016年2月3日

不过,炕儿也不是随便说坐就坐的。炕上就座,那也是有礼仪的,不能像坐沙发、太师椅那样“跷二郎腿”,而是需要掌握“盘腿功”。你如果嫌盘腿费劲,执意耷拉两腿坐在炕沿上,那就显得外道、生分。

这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风俗。

对于家里的辈分高或受宠爱的成员,夏睡炕梢凉快,冬睡炕头热乎,这是一种习惯,这是一种礼仪。

(3)吃饭和学习

在我的记忆中,老家人在炕桌上吃饭的时候不多,大部分时间到院外的饭市上,只有到了过年过节时才会坐到炕上。

吃饭的时候炕上放一个炕桌,通常父亲盘腿坐在里面,母亲坐在炕沿的位置,负责给大家添饭递东西什么的,是伺候吃饭的。记得那时是我们小孩最高兴的时候,平时很少吃到的猪肉和炒菜会摆上炕桌,冒着热气,那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溢满一炕。我家是父亲的厨艺较好,平时不做,到了此时方上阵,那垂涎欲滴的酱梅肉、小酥肉、豆腐炒肉、肉丸子等让我们常常回味很长时间,不能忘却,至今仍记忆犹新。(图1-310)

最温馨的是,冬天,室外鹅毛大雪,天寒地冻,而室内灶膛里嘣炭扑着红红的火苗,炕儿燎毛燎毛的烫,家里却是那样温暖如春。闲汉们便聚在一起打牌喝酒,高喉粗嗓,互不推辞,不时谈论些收成年景的话题,或者脸红脖子粗的争吵些前三皇后五帝的事情;婆姨们坐在炕头上,纳鞋底缝衣裳,东家长西家短,这家的小子该结婚啦,那家的女子又做了一件新衣服,侃侃不休;孩子们在炕上翻骨楞嬉戏,打宝、弹玻璃弹和杏核,快乐无比,阵阵笑声不时从家中传到院外、村中。

灶台的炭火曾给过我们无限的快乐。那金黄金黄的烤馍馍、那里嫩外焦的烤红薯、烤山药、那爽口酥脆的炒黄豆、那醇香可口的小米南瓜粥、那鲜美生态的大烩菜、那诱人口水的烤油糕(使用铁丝绑扎的网状烧烤架,村人称为xiě筛)、那柔软嫩滑的圪促(用红面、莜面促成的面糊,困难时曾使用过谷米面)……无时不在挑逗着我们的味蕾。

小时候,炕儿曾是我们学习的场所。有时在炕桌上,有时在炕楞上,有时在窗台上,有时干脆爬在炕上;在墨水瓶改装的煤油灯下,在15W的白炽灯下,在月光映衬下,在火苗的照耀下,还有偷偷在被窝里的手把电下;用石笔、用石板、用印有乘法口诀的文具盒、用铅笔、用钢笔、用毛笔;用草纸、用报纸、用生字本、用稿纸、用信纸、用有光纸、用麻纸;看书、背书、写字、写作业;也困难,也辛苦,也快乐,也满足。(图1-311)

(4)生活和娱乐

在古镇,村民每天的生活从炕上爬起开始,又从回到炕上睡觉结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生到死,不断轮回。

上炕、下炕、炕头(火火头)、炕尾、炕楞、炕桌、炕柜、炕箱、炕围、炕洞、炕席、炕毡、油单、被褥、被阁、锅台、火灶、烟囱、锅碗瓢盆、日用用具等,每天的生活就在这起与睡、上与下、做与吃、劳与息、喜与愁、悲与欢之间度过。

生活在炕上爷爷轻吐的烟圈中、奶奶间歇的唠叨中、父亲讲述的故事中、母亲吱嗡的纺车声中缓缓前行。

每天,父母亲永远是起得最早、睡得最迟的。那时孩子多,生活艰苦,整日劳作,家务事填满了他们的日常生活。而在父母亲中,母亲在炕上的时间几乎占据了她们的大部分生命。

在过去的农业社会,穿衣吃饭均是从最初的手工劳动开始,从原材料到半成品再到成品,女人的命运也始终固定在这不大不小的锅台和炕上,她们一生走的最远的地方,也不超过十里地,她们厮守着那盘炕儿,做着她们一辈子也做不完的活儿,从青丝少妇熬到白发老妪。

在炕上,火焰如荧火虫般的煤油灯下,放着母亲几乎离不开的针线笸箩。母亲总是盘腿而坐,眯着眼,纺花织布,缝衣纳鞋,工女红,绣花样、做衣裳,捻毛线,织袜子,挤虱子,烧虮子,从黑到明。清晨,大人和小孩还在熟睡的时候,母亲来到火灶旁,拿起她们加煤看火的火铲、火柱,捅火做饭,加热取暖。家人们起来后,母亲又拿起她从来也甩不掉的扫帚和鸡毛掸子,将炕上的油布擦得一尘不染,将炕上的被褥叠的棱角分明。母亲操劳的专注神情,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脑海中。(图1-312)

有炕必有窗,小时候的窗是木质的,镂空的格子窗。窗上糊着白纸,点缀着五颜六色的剪纸,小动物们憨态可掬的随意的粘贴着,充满了很多的童趣和温馨。我总喜欢躺在暖暖的炕头上,看阳光从窗户的缝隙里透进昏暗的屋子,光束中无数的尘埃漂浮着,像精灵一样,让我幼小的心灵多了很多的遐想。

炕儿依然要坏,要拆,拆了重打,像一个人的生老病死一样。拆炕那一天,像过年扫除似的,一吃过早饭,母亲便把炕上的被褥和杂物搬到外面,用床单蒙住水瓮、面缸等一切害怕烟扑尘染不易搬动的物件后,父亲便动手卷走了炕上的油布和席子。一时间土炕赤裸裸袒在面前,就要拆去垒砌的土炕了,父亲似乎有些不舍,在炕下木木地立了片刻,又上炕遍炕儿踩踩摸摸,突然拧灭烟头,像终于做出什么决定似的,一脸凝重地抡起镐头……伴着一阵咚咚的声响,在一片腾起的烟尘中,炕面支离破碎。

大大小小的坯块,一面黑一面黄,黑的一面,今天早晨还被烟熏过,黄的一面,昨天晚上还暖过我们的脊背和身心。刨去炕面,趁父亲一脸尘灰歇息的当儿,我们不顾拦劝的捂着嘴鼻溜进屋里帮忙起来。

炕儿的稳定和温暖,不仅给了我们坚强的毅力,也给了我们豪爽忠义、热情善良的品性。我深深得懂得,土炕给予我们的这些品性,已如胎记般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无论怎样,将会伴我们一起经历风雨人生。

(六) 炕儿的流逝

不经意间,过去古镇人生活中须臾不可或缺的煤炭和炕儿,正在悄悄地淡出了我们的生活,床的使用在新建住宅里已呈普遍化趋势。现在除冬季仍用煤作燃料外,其余时间村人做饭大多用上了电磁灶,冬季采暖除老旧房屋外,大都用上了铁制火炉及集中采暖的锅炉和暖气片、地热等,还有不断进步的电暖气、电热毯、暖宝等,各类新奇的取暖工具不断被研发出来,取暖的方式也会越来越和城市趋同。

炕儿与豪华的床相比,自然显得土气简朴一些。可它冬暖夏凉、宽敞干爽,十分益于人体健康,其舒适方便尤其宜于儿童、妇女和老年人。实用朴素的炕儿与古镇村民的起居密切相关,尽管使用床的村民越来越多,但仍有不少老百姓特别是老人们依然喜欢用炕。(图1-313)

古镇平房多且密度大,经济水平低,基础设施配套差,要从现在的分散采暖达到城镇集中采暖的方式,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随着城镇化、工业化的推进,村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的提高,采暖方式的认可和改变也是一种趋势和必然。

老家的那三间老屋,还在风雨中颤颤巍巍地支撑着;古镇的那座座火灶和盘盘炕儿,依然盘踞在老百姓的旧房里,它是古镇劳动人民在严寒的气候条件下生活的智慧结晶。

炕儿解决了三个问题:一是睡觉,二是做饭,三是取暖。由火衍生而来的火灶和炕儿,是人类生存状态的一次革命,炕儿植根于生活、劳动之中,始终与古镇人民生死相依,日夜为伴,人们凭借它挨过漫长艰难的苦寒岁月,成为他们身体和精神的依托。炕儿上有一代又一代人的温暖记忆,一辈又一辈人的历史遗存,繁衍出源远流长、独树一帜的炕文化。

透过炕儿的物质形态,我们不难评价其文化内涵。它孕育了千百年的古镇文明,以“炕儿”承载了村民世世代代的生息繁衍、悲欢离合、起落衰兴,一盘炕儿装了太多太多故事。(图1-314,图1-315)

无须赘言,炕儿文化的独具功能有目共睹,传承的力量不可低估。“尺八的锅台二尺的炕,三尺的窗台亮堂堂”、“上炕哩卧个狗,下炕哩伸ru个手”、“九层锅台十层炕“的总结,也精辟地显示了古镇人民对炕儿文化的回顾。

一种文化不是孤立地存在,炕儿文化也是这样。多少年来,炕儿文化也在不断地丰富和改进,比如炕桌、炕楞、炕席、炕柜、炕笤帚等等,又如客人来访,“炕上坐”是迎宾的首要问候语。大家知道,炕头最热,炕稍较凉,客人也好,家人也罢,长辈及高贵人才能获此殊荣。另外,能够享受问候语的宾客,大概都有被请吃的可能,这在古镇的土地上悄然达成了共识。这就是古镇特殊的地域和气候,塑造了粗犷豪放的炕儿文化。

图1-306  古镇炕上的儿童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07  炕上的结婚铺盖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08  酣睡中的人们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08  在睡觉中养生的火炕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09  外婆张四女和司晋平倒歇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10  在炕桌上就餐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11  炕上写字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12  妇女们在炕上做营生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13  老年人留恋的火炕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14  炕儿装了太多太多的故事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15  炕儿也装了太多太多的文化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30)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